《囧妈》之后,甄子丹新片也转网上线,电影行业的“变革”真来了吗?

近日,原计划于2月14日情人节于内地上映的《肥龙过江》宣布将于今日10点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平台上线。该片由甄子丹、王晶、王雅琳监制,谷垣健治导演的动作喜剧电影,由甄子丹、毛舜筠、周励淇、王晶领衔主演。

春节前,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多部贺岁片宣布撤档延期上映,全国多影院休业,大年初一票房仅收181万人民币,远不及2019年春节档58.4亿的票房收入。

王晶昨日于微博发文:“在这非常时期,我们想带给在家的你多一些宽慰,多一些解压,《肥龙过江》提前上映了。”这也是自《囧妈》大年初一在网络上映,开启院线转网先例后,又一部转战视频网站的院线电影。

不过与《囧妈》免费播放不同,《肥龙过江》需要付费,VIP用户需付费6元,普通用户需付费12元。

字节跳动宣战长视频 “爱优腾”坐不住了?

6.3亿元买下《囧妈》版权的并非长视频平台头部梯队“爱优腾”,而是字节跳动。

在互联网平台本就针锋相对进行宣传、引流的春节期间,这一消息宣布后立即引起话题讨论,头条系与《囧妈》片方都在社交平台上收获了一波宣传推广,据字节跳动方面的数据,截至1月27日零时,《囧妈》在头条系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及智能电视鲜时光上线3日,总播放量超过6亿,总观看人次1.8亿。

而除了收获流量与宣传,字节跳动也凭借这次合作收获了进军长视频领域的一部分内容支持,并昭示了决心。

据《囧妈》出品方欢喜传媒集团的披露,双方合作首映《囧妈》仅是第一阶段合作内容,第二阶段的合作重点是共建院线频道,共同打造“首映”流媒体平台,以及共同出资制作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除了上映《囧妈》,西瓜视频还上映了去年欢喜传媒出品但未正式在网络发行的《疯狂的外星人》。

字节跳动布局长视频的计划早已有之,自2017年收购持网络视听许可牌照的公司运城阳光传媒,到2018年招聘自制合制综艺、自制剧等影视项目人才,西瓜视频宣布投资40亿打造原生综艺IP,阿里系云峰基金参与字节跳动的融资,字节跳动与优酷交易传言不断。前不久西瓜视频还独家上线了《神探夏洛克》制作团队新作《德古拉》(Dracula) ,与Netflix全球同步播出。

随着字节跳动诸多动作逐步落地,当前长视频行业面临洗牌的声音传出。截至2019年7月,字节跳动宣布旗下产品全球总日活超过7亿,总月活超过15亿,其中抖音月活超过3亿。

从行业上来看,字节跳动此举也是网络视频平台发展“多功能化”的过程,谁都想要“多条腿赛跑”,而庞大的用户体量也可能是对“爱优腾”的威胁,2019年5月27日举办的第七届网络视听大会上,企鹅影视CEO孙忠怀表示腾讯视频日活跃用户突破2亿,2019年一季度爱奇艺公布的月活为2.6亿。

而这次,爱奇艺与腾讯视频上线《肥龙过江》,是对字节跳动的一个回应或者防御吗?鞭牛士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士,他们更认为这可能只是从业务和营收利益出发的常规商业操作。

爱梦科技及爱梦影业创始人兼CEO雷鸣认为,《肥龙过江》与《囧妈》的“院线转网”动作其实有所不同,据他了解爱奇艺在《肥龙过江》上并没有花钱,用付费形式,用户缴费计入后续分账之中,这在视频平台操作院线电影上线网络以及网络大电影上线方面有很多案例。

雷鸣表示,电影在上线网络时,平台方会对电影票房预期、按照分账收益需要付出的成本进行考量,网络付费发行和被买断发行是两回事,若付费发行,平台端出部分钱,用户端出部分钱,片方可以快速回款,平台方快速获得流量和分成。

回款快也是很多资方选择线上的重要原因,而作为平台方买断院线电影版权发行,对影片的考量会更为慎重。同时,从电影来看《囧妈》可以算作头部院线电影,但《肥龙过江》只能算是腰部。

另一位业内人士令冬(化名)也认为,从影片体量上看,这可能并不能算作是一个回应和防御,“我觉得他们起码要搞定一个《唐人街探案3》才能做回应,首先要让所有的参赛队员在一个跑道上才行。”他认为,上线《囧妈》的确是西瓜视频、字节跳动在宣战要做长视频。但甄子丹的《肥龙过江》上网络和《囧妈》的意义不一样。

愤怒的院线和开启电影行业变革的可能

特别是因为在疫情期间,字节跳动买下《囧妈》免费线上播出被很多人认为是公益举措,同时作为首部院线转网播出的电影,也被一些人视为是电影行业的革新。

《囧妈》院线转网是多个契机促成的,包括疫情当前的客观现状、春节这个特定时刻互联网平台有抢流量的需求、欢喜传媒港股上市等等,但无疑,此举并非利好所有,作为营收中很大程度上靠电影票房分账带来收益的院线,对于《囧妈》转网表达了愤怒。

1月24日晚,名为“浙江省电影行业”的微信公号发声明称,此次《囧妈》在互联网首播的行为是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代表“浙江电影行业2万名从业人员”发声称,希望欢喜传媒停止电影《囧妈》互联网首播的行为,否则浙江电影行业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随即22家院线公司与贵州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也联合发布《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称,欢喜传媒出品的电影《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是一种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是“对现行中国电影产业及发行机制的践踏和蓄意破坏,会起到破坏性的带头作用”。

最终引发了对《囧妈》包括该片导演、欢喜传媒股东徐峥的操作是否得当,此举是电影行业变革还是破坏的讨论。

令冬理解院线的抵制,他认为《囧妈》在确立项目时是一部院线电影,在前期的宣传上,占用了大量的院线资源、发行资源以及宣传资源。但是最后没有在院线上映,所以肯定动了院线的利益。

但他认为,院线发起抵制的核心是担心更多的影片学习《囧妈》,《囧妈》这么大的电影项目确立为院线电影但是最后改作网络发行,这样的案例在国外其实也是不多的,国外很多优秀的网络电影,比如马丁·西科塞斯 的《爱尔兰人》等。在确立的时候就是网络电影,这不会过多影响院线利益。

而对于是否会是行业“改革”,他认为《囧妈》“院转网”对整个行业来说,公关意义大于影响影视行业的意义。互联网一直在尝试影响影视行业,但是影视行业太传统了。《囧妈》上线可能会加快这种变革,但是很难进行彻底变革,因为付出的成本太高了,很多互联网企业很难为这样的变革去买单。

爱梦科技影业CEO雷鸣也认为,《囧妈》确实动了院线的奶酪,但抵制很难形成规模,因为“徐峥”也几乎是业内“大票仓”电影关键词之一,在影视寒冬,影视公司、院线收益压力下,抵制可能无法持续。

他表示,虽然在国外,如Netflix发行、买断上线甚至参与到电影制作中已经有很成熟的案例,但《囧妈》《肥龙过江》是否会在国内带动行业变革还不一定。能否成带动行业“变革”还要看后续,“第一看院线什么时候恢复,第二看片方、资方借此最后拿到的钱有多少。”

重点是前者,如果院线可以很快恢复,可能这波“院转网”的操作就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操作,但如果疫情持续,有业绩等压力的院线电影可能也会选择后续在网络首发。

平台与片方仍在探索内容与发行的平衡

《囧妈》播出后,用户对电影本身评价褒贬不一,相较此前徐峥的“囧”系列喜剧电影,《囧妈》略带文艺与教育意味,豆瓣评分仅有5.9。《肥龙过江》目前在腾讯视频评分7.6分,不少用户在评论处留言,称是因是甄子丹主演的动作片才来看的,在豆瓣尚无评分,但短评处1-3颗星用户点评不少。

很多用户会视电影体验选择是否需要进电影院观看影片,比如3D大片影院体验更好所以会买票进影院观看,而普通故事片则会选择等影片下线上网,甚至网上寻找盗版资源来看,即存在电影是否“值回”票价的判断。

网络播放,特别是免费播放降低了看电影的门槛,再加上,虽然网络大电影在日益追求内容与制作精良,但长期以来的低成本与内容水准,形成了网上观影的客观低门槛生态。

雷鸣表示,从电影行业看,以前的确有不少电影本想做院线电影,但“拍砸了”片方着急回款才上网络做“网大”,客观上院线电影回款慢,经过院线发行等多方面回款可能要半年,而在爱奇艺等视频平台,可能三个月就可以拿到钱,“这类电影转网操作好的话,片方能拿到的钱可能比上院线来说不会少多少”。

2019年也是影视行业的寒冬,不少资方回不来款,本身压力已经很大,转网看似是能较快取得收益的好路径,但视频平台也有自己的考量,收益、流量、口碑都是平台关注的,同时还要考虑成本,比如体量较大的院线电影,视频平台买版权保本发行的采买方式就并不划算。

在雷鸣看来,影院体验更好的电影上线网络,(收益)可能会有很大影响,但是实际投资不太高的普通故事片可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而“爱优腾”在片方的选择中也还是占有一定优势,因为这些平台用户量大,用户画像和用户习惯更贴合电影投放。

而对于免费播放是否会对于“爱优腾”这类平台是阻碍和挑战,是否会打破用户付费习惯的培养,令冬认为,免费是平台的选择,买片子的核心可能是获取用户,而不是获取收益。

而对于“爱优腾”这些提供VIP付费服务的平台来说,如果服务就被这么一个片子(《囧妈》)挑战了的话,那说明服务不到位,而不是说片子的免费有问题。对于西瓜视频来说,抢到了《囧妈》这样的独家大制作愿意免费是当下的一个选择,之后也可能也会转向付费。

疫情的肆虐的确让电影行业雪上加霜,这样的客观环境下,《肥龙过江》的商业操作因其商业电影属性、影片体量限制,上线网络的操作看起来更“常规”并不算出乎意料,而《囧妈》开辟的“院线转网”先例则给资方看到了一种新选择,这个选择是否会成为行业更多人的选择,还有待时间证明。

但可以肯定的是,片方与平台都需要衡量和寻找在内容传播、收益上最契合的合作方式,互联网对电影行业的改造仍不会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