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开虐,陆绎悔婚伤了今夏的心,果然直男不懂女人的心

盼望着盼望着,期待了10集之久的虐戏终于要上线了,随着今夏的身世被揭开,夏家和陆家的恩怨也逐渐浮出水面。

可能观众沉浸在今夏被悔婚的惨痛中没有注意到两家恩怨的历史,这边先给重新梳理一下。这个事关小两口今后的恩怨能否彻底消除。

第一,陆家不是夏家最大的仇人,而是属于帮凶一角。回顾十三年之前夏家灭门案,剧情里面交代的背景是夏然本可以以尚书的头衔退位,但严嵩不放过,指使裘丞诬告夏然勾结边关将领曾献,内臣勾结边关将领,是哪朝哪代的皇帝都无法接受了,否则内外一合计,造反是分分钟的事情,因此,夏然被诬告下狱。而陆绎的父亲陆廷,就是帮助严嵩拿到诬告信的主要帮手。因为这件事,陆廷被归为严党。

第二,陆廷和夏然本身就不合。据陆绎交代,陆廷之前有犯错入狱,是夏然出手相救,但代价是陆廷这个一直养尊处优心高气傲的人苦苦哀求牺牲颜面尊严,这件事一直被陆廷记恨在心,帮助严嵩拿到裘丞的诬告信,或许是陆廷对夏然的报复。

第三,陆廷后期的处事规则是圆滑逃避,就是什么都不参与,先前的行为导致陆廷被认为是严党,而严党又一手遮天,目前只有徐阶偶尔对抗,因此陆廷在朝堂之上没有危险。另外,背景设定陆廷和皇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没有大错就没危险。

第三,陆廷身体机能退化,或不久于人世。这个就是编剧的刻意而为了,上辈子的恩怨,就让它随着老人的过世而深埋地下吧。如果陆廷还在,陆绎心里就过不去那个坎,即使想要让陆家为夏家赔罪,也很难下手。如果是孑然一身,那就可以拿陆府给夏家和林家赔罪,以告慰之前枉死的无辜之人。

在这样复杂的背景下,陆绎在分析了两家的关系之后,深知父亲胆小不惹事避祸求生的思想,也明白今夏只会委屈自己不会怪罪他人的性格,生怕今夏之后了解到真相之后会一生埋怨自己而失去人生的快乐,毅然决然地选择长痛不如短痛,断掉关系。

觉得很虐吗?但其实编剧已经下手很轻了,要知道,我们这部剧的角色基本都是根据历史人物进行改编的,要根据真实历史来演绎的话,陆绎的父亲陆廷(原陆炳)可是货真价实的严党,残害夏然(夏炎)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手软。那才是板上钉钉的仇人。

陆绎的做法错了吗?从大局来看,其实是非常正确的。一方面,要是今夏知道自己爱上了灭自己全家的仇人的儿子,肯定会痛不欲生,提前先隔断情爱,再得知真相,或许会好一点。另一方面,陆绎也知道自己想跟着徐阶推翻严家的统治是一件极其危险又牵连颇深的事情,稍不留神就株连九族了;而且,自己家对外是严党,推翻严党,让陆家给夏家一个交代,是杀敌八百自伤一千的事情,基本上,陆绎的处境,横看竖看都是到处找死的样子,这种时候,让今夏离得远远的,真的是明智之选。

只不过,陆绎什么都考虑到了,就是没有考虑到今夏的态度。一段感情中,最完美的状态是双方拥有平等的知情权和主动权。很显然,今夏陆绎两个人,主动权一直在陆绎的手里,这也符合陆绎强势的性格。

所以,失去知情权的今夏也没有自己的主动权,没有办法告知陆绎自己的选择,而陆绎,其实根本不懂女人的心,自己的父亲会选择避祸求生,今夏就一定会做类似的选择吗?与心上人共克时艰还是苟且偷生?舍弃自己的爱人还是拥抱痛苦,这一切,都应该让今夏自己做选择。

所谓善意的谎言,对待孩子或许可以使用,但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最大的尊重就是让她自己做选择,对于今夏而言,她理应知道事情的真相,并做出自己的选择。哎,直男不懂女人的心,就知道自己瞎忙活,你会追妻火葬场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