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于鼎 不是最佳演员 却是好人 忙碌半生 只想为病妻留一笔钱

我想跟大家说说于鼎。大伙儿还记得他吗?

译制片《牛虻》中的詹姆斯、《警察与小偷》中的理发师、《孤星血泪》中的朱默尔、《王子复仇记》中的霍拉旭、《尼罗河上的惨案》中的贝斯那医生、《叶塞尼亚》中的吉普赛头人、《大篷车》中的莫罕那、《英俊少年》中的卡尔、《阳光下的罪恶》中的奥德尔加德纳、《第一滴血》中的阿尔特等,都是由他担任配音。我想这些角色,大家一定都没有忘记吧?

而《虎口脱险》中的油漆匠,更是大家记忆犹新的吧?

但严格说起来,于鼎并不是上译厂的最佳演员。大家说到上译厂的配音演员,首先想到的会是邱岳峰、尚华甚至童自荣,很少有人会在第一时间想到他。

可是作为一个人,他却得到了上译厂的那些老同事们的交口称赞,大家不约而同地说:于鼎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说到于鼎的好,我觉得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工作中,一个是生活里。

于鼎的热心,在上译厂是出了名的。昔日上译厂著名配音演员曹雷曾回忆道:当初,她刚进入上译厂工作的时候,就常常看到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每天忙忙活活的,不停地用钢板蜡纸刻写剧本,不停地将刻好的剧本用手推油印机给印出来,然后将厚厚的剧本装订好,分发给不同的演员。曹雷以为他是厂里的勤杂工,可是当他一开口说话,才发现,原来他竟是为《阴谋与爱情》中琴师米勒配音的于鼎。这让曹雷非常吃惊。

而更让她吃惊的是,于鼎不仅主动揽下了刻印剧本的任务,而且还在没事的时候,主动将图书馆的那些残破的书籍,一本一本地重新装订修补好,就跟新的一样。另外像厂里过节发礼品啦,发电影票啦之类,也都是于鼎替所有演员领下来,然后依次分发出去。而如果单位里哪位同事生病了,他跑得就更勤了,不仅送汤送药,就连同事家里的一些跑腿的事儿,他也一并应承下来。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于鼎给曹雷留下的印象,都是骑着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飞来飞去的身影。关键是,他所忙碌的那些事情,并没人特意安排给他,可他却认为是自己份内之事,悄没声地全给干了。末了,当别人对他说声“谢谢”,他也只是憨厚地一笑了之。

当然,作为上译厂最早的配音演员之一,他的主业是配音,而不是刻印剧本和分发东西。而他在艺术上的执着追求,也曾给太多的人们,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于鼎出生于1925年3月28日,是北京人。早年他曾在北京崇德中学、北京中国大学法律系求学。1949年他进入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同年12月就加入到了东北电影制片厂译制片组,担任配音工作。1953年,他被调入上影厂译制片组,从此再未离开。

他所担任配音的作品,实在太多,如果全列出来,那将是一长串的名单。而观众所熟悉的,也有几十部之多。在不同的电影中,他用声音塑造了不同的人物形象,哪怕是只有几句台词的小角色,他也十分认真地对待,努力寻找出其中最出彩的部分。比如在《野鹅敢死队》中,他为卫生兵配音,就十分精彩,尽管台词不多,但寥寥数语,却将这个人物风趣幽默的一面给呈现了出来。

而在《虎口脱险》中,他为奥古斯德·布卫配音,并将这个老实巴交但也有点小聪明的油漆匠给演绎得入木三分,活灵活现,令人难忘。

在许多影迷的心中,上译厂的于鼎和尚华这对组合,真称得上是珠联璧合。可实际上呢,在工作中,因为性格不同,这对“老哥俩”还经常闹矛盾呢。因为于鼎性子比较慢,对待工作呢,又认真,属于“慢工出细活”的类型。有时候为一句台词磨来磨去要反复录制许多遍,这就使得与他一起合作的演员也只好“陪练”,别的演员还好说,可老搭档尚华却受不了,不止一次对于鼎“发脾气”,甚至说出“以后再也不跟你合作”的话来。可话虽这么说,俩人却不间断地合作了一部又一部好戏,其中无数都成为经典。

是的,于鼎不属于天才演员,他不像邱岳峰、毕克等那么有天赋有机灵劲儿。他虽然从事的是“开口说话”的职业,但实际上生活中的他并不是那么能言善道。在配音的时候,“出戏”也比较慢,可是他却很有耐心,一段戏一句台词,如果没呈现最好状态,他就跟自己死磕到底,直到满意为止。而也正是用这样的“笨”办法,他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动人又闪光的人物形象。

于鼎是个大忙人。这一点在过去上译人的眼中,是有目共睹的。可是他在忙什么呢?除了工作之外,他的家中,也有一摊子事情,要等待他来处理和解决。

很多观众和影迷并不知道,于鼎有一个长期生病的妻子,患上的是一种严重的洁癖性的病,需要不停地洗手,有时甚至会在水龙头前整整洗上半天时间。有时呢,从家里走出去又不知道走回来。这就让于鼎十分担心。所以他每天总要先把妻子和孩子安顿好,才能去单位上班。

几十年的时间,于鼎毫无怨言地照顾着自己的妻子。他不仅包揽下所有的家务活,不让妻子买菜做饭,而且还不断地在休息日的时候,牵着妻子的手,去散步和晒太阳。

记得有一次,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去上班了,而于鼎又有配音任务。这样一来,妻子一人在家无人照顾,于鼎不放心,于是只好将妻子带到了厂里。他把妻子安排在演员休息室,拿来一些画报给她,并叮嘱道“咱哪儿也别去,就在这里看画报,好不好?”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就去棚里录音了。中途休息的时候,于鼎忙不迭地跑出来看看,结果妻子根本不在休息室里。这下可把于鼎给急坏了,满头大汗,四处寻找,最后还是一位女同事告诉他,在女卫生间的水池边,有个人一直在洗手,于鼎这才瘫坐下来。

许多年后,曹雷仍记得于鼎当年的样子,他似乎永远都穿着一件深色羽绒服,老旧得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头上戴着一顶贝雷帽,还是曹雷很多年前给他织的,每天风里雨里地在梅陇的家和译制片厂之间来回穿梭。他很少花钱,吃得很简单,用得更简单。他把所有的辛苦钱都积攒下来,只为自己的一个心愿。

许多年后,曹雷才知道,他的心愿就是,在自己走之前,要为妻子留下一笔养老钱,他要让她的晚年生活,有个安稳的着落。

是的,这就是真实的于鼎。他这一辈子,忙忙活活的,却从来不是为自己,而一直都在为别人。

生活中的于鼎很爱笑。而且在他的脸上,有一道疤,是早年间落下的,每当他笑起来,那道疤就会深陷进去,使他的笑容更显憨厚,也就更像他在《虎口脱险》中所配的油漆匠奥古斯德·布卫了。而他笑起来的样子,也似乎成了无数观众记忆中的模样。

于鼎到了晚年的时候,身体并不好,先是视力持续下降,后来还患上了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到最后几乎失明。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依然坚持为好几部电影担任了配音,别的演员手上拿着剧本,而他手上拿着的,却是自己抄写的台词对白……

1998年5月20日,于鼎去世,享年73岁。他一生并无官职,甚至连职称也没有。在上译厂,他也不是最有名的配音演员,更不是什么明星。可是在我们更多影迷的心中,他却是个值得我们怀念的真正的好人。

此时此刻,我想起了他在许多电影中的配音,也想起了他那憨憨的笑容,我知道,有一些东西,是不朽的。

却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他呢?最难忘的是,他在哪部电影中的配音呢?欢迎大家通过留言区,与更多网友进行互动吧。我是雅清,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打赏,咱们明天同一时间,再会。

本文由DJ雅清原创,未经允许请勿抄袭!违者必究!比抄袭更加可悲的,是连抄都抄不到精髓!!

亲们点击“了解更多”,会有彩蛋和惊喜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