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影》百度云免费观看(熟肉加长版)【1080P超高清中字】百度网盘完整资源已共享

电影《影》百度云免费观看(熟肉加长版)【1080P超高清中字】百度网盘完整资源已共享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gyx3yW8y3IaG6ykHpeYaXj6

相生相克!《影》的故事,你真的看懂了吗

对于张艺谋来说,这是一次回归。

一部关于替身的电影,风格上像莎翁戏剧那样深沉厚重,剧作上如同寓言般的高度概括,这是张艺谋叙事上的一贯的特色,是有着浓郁东方文化色彩的表达,中国文化讲究的是悟,是多说无益,点到为止。况且有画面的支撑,很多东西不用多说,不必曲折,甚至不用点透,就能懂。

2002年,张艺谋的《英雄》这部里程碑式的作品,让中国电影进入大片时代,当时该片饱受争议,但多年之后重新审视,自然会有不同的读解,因为《英雄》不是一个刺秦的故事,张艺谋只是借助了这段耳熟能详的历史,所讲的是他自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感悟,对天下道义的感悟。

2018年的《影》,距离《英雄》已经有16年的时间,张艺谋同样是借助了一段耳熟能详的历史(电影改编自《三国·荆州》),所描述的却是在中国几千年文化中,关于人性最复杂的部分。

从《英雄》的“天下”,到《影》中的“太平”,16年,张艺谋经历了从家国到人性的变化。

唯一不变的,就是张艺谋影像风格中的美学意境。

曰情,曰景,情与景的融合,乃是东方古典美学的精髓。因此《影》的特殊之处,乃是张艺谋电影很久不见的“写意”。没错,本片是张艺谋在《英雄》之后,首次在电影中再度如此浓厚的写意风(《埋伏》《黄金甲》都不算写意)。

回忆起《英雄》的画面,红色代表欲望,蓝色代表理性,白色代表平静、绿色乃是天下和平的写照,书法和剑法的想通,舞剑时在水面上的招式正是书法的落笔方式。

而《影》在意境这方面,张艺谋变得很简约,策马蓑衣立身山水之间,泼墨挥毫游走庙堂之上,独酌饮醉飘忽屏风之内,纵横捭阖对峙阴阳之界;竹林、灯火、琴笙、箭刃……诸多传统中国元素隐忍亮相,却又交相辉映互为表里。但总体上,比起之前的浓墨重彩,张艺谋这次走得是简约风格,不仅用水墨风格把《影》拍得精美脱俗。

别具中国韵味的水墨电影画卷;高级灰处理的淡彩国画影调,留白写意的构图形式,肃杀内敛的美学风格,张艺谋这次不仅用水墨风格把《影》拍得精美脱俗,将古典的中式美学意境现至观众面前。

阴阳美学,是《影》的核心,电影中随处可见的八卦图、水墨画风、围棋,黑白对立,处处都在展现这种极富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思维。而从美学过度到意境和思想之上,文臣与武将、阴柔与刚烈、隐忍与激进、真实与虚假,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所以,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比起《英雄》用不同色调来隐喻主题,从而令观众有些get不到导演所要表达的意境,这部《影》采用中国最为传统大众最熟悉的阴阳意境,来烘托主题,就太明显了。基本大家都会明白电影所表达的主题。就算实在不明白什么是阴阳,最起码知道“白+黑”。

但是,《影》并不完全所要表达的是一个黑白对立的故事,更多的,是相生相克,这是平衡,这才是阴阳学说的精髓。

换句话说,黑和白不代表单纯的好坏,恰恰是借水的晕染,中间产生的一些层次和变化,是水墨画的奥妙和韵味,这恰好人性中间的部分。比如电影中但凡涉及到黑与白的对峙时,几乎没有镜头的表现,多是动态的。没有非黑即白的形态,更明显的是八卦图演武场上,黑衣子虞站在白色位,白衣的境州则是相对的黑位。

这些镜头意境,就是表明,无论是阴阳还是黑白,不是对立而是动态的平衡,不代表单纯的好坏最复杂的部分,不是内在的黑,也不是表面的白,是中间部分的灰色地带,这就是人性。

“人文”的命题,向来是张艺谋电影的一个比较特殊的主题,从《红高粱》到《活着》,《一个不能少》再到《归来》等片都是如此。其实第五代导演都喜好将人物放置在历史的大环境中对其进行人性的拷问,这是他们的特征。

但张艺谋并不像陈凯歌那样专注沉浸于历史与人文的反思(《霸王别姬》《妖猫传》和《刺秦》都是最典型的反思),反而经历了艺术浪潮和商业化大潮之后,张艺谋已经不单单局限于“文化批判”了,反而更加多元化去呈现揭示人与社会,人与历史之间的关系。

这回《影》,又说回到《英雄》。而且16年之后,本片与那部开创中国大片元年的电影,主题其实也有不一样的地方。

“停止战乱,追求和平”是《英雄》和《影》的核心观点,这包含了中国人对“安定”的迫切要求,《英雄》中的“天下”,《影》中的“太平”就是例证。

在《英雄》中,没有人在意自己的生命,战国时代,士为知己者死,他们会觉得自己的奋斗目标高于生命,都把自己看成是历史中的一部分,生命的辉煌在于改变历史,天下太平的代价是牺牲生命,理想崇高,悲壮而且高贵,都是为了长远的和平。

在《影》中,“生之欲”是主题,联系起电影的背景,三国时代,权谋风流,大家都想活着,有人为了活着而委曲求全,有人为了活着而通敌,有人为了或者创造了“影”,而被当做替死鬼的“影”也想活着。

大家一起创造了一个表面“太平”世界,实则波涛暗涌。

《英雄》在乱世中求死,《影》在太平中觅生。

最终一场“血战”,抑制了80分钟的激情,变成了喷洒几尺高的鲜血。有的人死了,有的人活了下来。最终的结局是开放性的,田战和小艾这两位“知情者”,面对变故,是否会说破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为了这个再度来临的“太平”,大家还是会小心翼翼的求生。

回想起《英雄》里飞雪那句“你只知道天下”,再看《影》中两位邓超的故事,其实百感交集的。两部电影都是在讨论人与历史,只不过是一个是“随波逐流的天命”,一个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就像哲学上的道德相对主义一样,面对这样的情况,谁对谁错,哪个更重要?我们永远才无法达成足够的永恒的“共识”。

恰如《影》中的阴与阳、黑与白、阴柔与刚烈一样,反衬到人与历史的关系上,不是静态的对立而是动态的平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