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半个喜剧》,终于明白亲密关系里,什么更重要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一点一点消耗着我们的意志力,我们开始变得脆弱、敏感、迷茫。“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大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我们每个人都置身其中,而比病毒传播更快、更广、破坏力更惊人的,是我们的恐惧。

在官媒发布双黄连口服液可以抑制病毒后,五分钟的时间全网脱销,甚至很多人凌晨去排队购买,连十八线小城都售罄了,即便还未经过临床试验。恐惧让人丧失理性,缺失判断力和决策力,不可避免的产生错误、低效、甚至负面的举动,隐瞒、哄抢、暴力、谣言、迁怒、内讧、歇斯底里都是恐惧的产物,人们甚至会抛开秩序、文明,退回至“野蛮”状态。

但是越在艰难的时刻,越需要积蓄力量,坚持去建设,不破坏,保持深入的认识,扭转态势向好的方向发展。正如加缪的《鼠疫》所说,“即使世界荒芜如瘟疫笼罩下的小城奥兰,只要有一丝温情尚在,绝望就不至于吞噬人心”,我们总会明白,放下欲望和执念,就会在亲密关系中得到滋养。

重温了《半个喜剧》,这部获得年度国产喜剧最佳的片子,在当下更加让人懂得其中的基调和现实内核。

最初会将关注点都聚焦在喜剧制造的冲突之上,也愿意相信这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回过头来再想想,会转换视角,得到另外的感悟。

故事充满了戏剧性,快速构建情节与人物关系,却不显突兀。

郑多多(刘迅 饰)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结婚前一个月,还与别的女人同眠共枕,同时约了中学就爱慕的莫默(任素汐 饰),大型撞车现场,被轻车熟路的郑多多处理得毫无破绽。

孙同未毕业就已被社会磨平棱角,与其说是被社会磨平,不如说是被他的母亲过多的期待与控制,养成了他怯弱胆小的依附性格,从小城市复读三次考到北京,为了户口、工作、房子,在现实中挣扎,在夹缝中生存,他自认生在坑里了,所有的趋炎附势、世俗功利,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直到他见到了莫默,这个耿直的北京女孩,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大胆打破既定的规则,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渴望,被深深吸引与打动。

在莫默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却发现自己被郑多多愚弄,一瞬间,羞耻、失望、痛苦涌上心头,她太过天真,或者说对方路数太深,原以为是理想爱情,不过是一场玩笑。

她想要告诉郑多多的未婚妻真实情况,被孙同死死挡住,她痛骂,“你就是郑多多的一条狗”,对孙同而言,他穿郑多多的衣服,免费住在他的房子里,工作是郑多多解决的,连即将下来的户口也靠郑多多,想要在北京定居,郑多多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尊严又算什么。

在莫默被相亲对象指指点点,恶语相向时,孙同和他打了起来,虽然最后满脸是伤,却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反抗,他体会到其中的喜悦,在眼镜店,两人的头和身体在镜子中进行了互换,暗示两人之间从对立到产生好感的转变。

火花一旦形成,便以燎原之势迅猛发展,孙同搬到了莫默家,两人如漆似胶,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他甚至以为自己获得了圆满,更获得了自由。

隐藏的矛盾在七天后显现,郑多多恼羞成怒,向他下了死命令,要么分手,要么工作户口都别想拿到。影片的聚焦点,也在这一矛盾下,汇成了一股猛烈的现实冲击波,射向观众,对时代与年轻人的价值抉择进行了一次无情的诘问。

孙同最终在郑多多的婚礼上揭露了他的真实嘴脸,舍弃了即将转正的工作和梦寐以求的户口,收获了坦荡明媚的爱情。虽暗藏隐患,孙同仍旧是一个无力者,离开郑多多的摆布,又滑入莫默的温柔乡,价值观的差异,注定他们要达到真正的契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他们愿意以真心相待,去追求内心真正的渴望,最终会从关系中得到滋养。

喜剧外壳下往往是悲剧的底色,而另一半的含义,是对亲密关系的深入探讨,这次疫情也让我们懂得去执舍欲,在无常中体会到日常的真谛。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