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百度云完整网盘【1080P高清中字】完整无删减资源分享

玉楼春百度云完整网盘【1080P高清中字】完整无删减资源分享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94ylU5mibDhFhQIcMeIMsVR

于正新剧《玉楼春》:“爱马仕”的包装下,装了一只菜篮子

自打2020年4月《玉楼春》开机,就有很多人将该剧对标为“戏剧版”《红楼梦》,宣传内容除了聚焦剧中的八位女演员,营造出了女性群像剧的感觉,更在中国传统文化方面下了大功夫,可见于丫头对该剧的重视程度,也从侧面显示出这部剧的宣发趋向。

可以说,该剧无论是预告片,还是前期铺垫的文化基调,已经足以将观众的期待值拉高,即便这剧部走的古装轻喜剧路线,但对于暑期观众群来说,有“必须一看”的价值。

但是,正剧播出之后,没有任何意外,《玉楼春》与此前的《骊歌行》一样,被观众痛斥是“骗剧”。预告片中那些经典的桥段没有太多体现,正剧内容中即便有金晨、杨蓉、辣目洋子、黄馨瑶这样的中青代实力女演员作配,有老戏骨温峥嵘、张垒搭戏,但就白鹿和王一哲的业务水平来看,非但撑不起剧中男女主线戏份,更被其他配角衬托出了自身的短板。而比两位主演的业务能力更差的《玉楼春》的编剧水平,夯不实的剧本让整部戏其他出色的部分都像是金玉其外的包装,华而不实。

我们姑且抛开剧本不谈,就《玉楼春》的制作方面的确要表扬两位导演,比《骊歌行》强很多。无论是开场用一叶轻舟引领观众,让女主出场,还是剧中皮影戏动画的转场设定,都让观众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古典雅致的气息。其实,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辣目洋子和大哥的那段“东施效颦”,不管是近景镜头,还是后期剪辑,都分外用心,画中细节和真人之间的来回对比,让这段戏高级不失喜感,即立住大哥和大嫂之间的人物关系,又没有生硬的尬笑,非常有新意。

至于剧中那种类似中式工笔画似的妆容处理,细节到位的服装,都让剧中人物的形象更为立体。再加上《玉楼春》这次的滤镜处理,没有过分追求古旧感,整体看来要比《骊歌行》的色调明快不少,因此,让《玉楼春》的整体观感相当出色。

当然,也正因服化道和制作方面太过用心,使得稀松拉胯的剧情更像是用爱马仕的盒子装了菜篮子,不配套。

先说说剧中人物设定,的确看出了《红楼梦》的影子,孙玉楼的只问美人不问政活脱脱是贾宝玉再生,杨蓉饰演贵妃很有贾元春的意思,金晨的三奶奶当的就是复刻了王熙凤,就连三哥都有点好色贾琏的意思。但似乎就是因为人设的套路与情节连接不起来,使得人物介绍之后,故事就在松散又毫无逻辑中强行推进。

比如,身负替父申冤大任的林少春,因为要男扮女装进京赶考,才去百戏班师傅学习三绝技艺,潜藏多年苦心经营,却分外鲁莽。一会儿棍打虞娘子入首辅演出,一会儿拿到赏钱回戏班大肆造谣,看不出半点心思和智慧,最大的爽点就是女主角敢于四处“怼人”,话茬不掉在地上并不能展现一个人的智慧,只能说这人嘴是真贫。

而男主角孙玉楼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本着去听曲子的心,在没看到虞娘子本人的脸就已经被曲子迷得七荤八素。说实在的,导演剧中那两束追光的拍摄手法用得挺好,分外有舞台剧的感受,也足以让人感受到男主角痴醉于心的心情,但如果后来那阵风吹起来,露出来的是四十岁的虞娘子,想必这剧的“搞笑”部分就立住了,这要比介绍里用大奶奶搔首弄姿撩相公,二奶奶院内执棍打三爷更能够让剧奠定基调。

可是,现在露面的是林少春,这个桥段的设计就少了很多反转的味道,剧情就平淡了不少,成为普通偶像剧惯用的贫民女遭为难,阔少爷施救手。

再来就是男女主角的二次相遇,林少春的师父教导她为人低调,可她明知自己罪臣之女的身份,还有大事要做,依旧我行我素,还一气之下不学戏了。这个冲突本身就很有问题,而孙玉楼因一曲定情找到虞娘子家,后来又在桥上与林少春相遇,这种“巧合”剧情是普且渣。很多人夸林少春装鬼把孙玉楼吓得抓着桥栏杆,林少春翻白眼的画面可爱。或许吧,因为这段不管是男主角还是女主角演得很难,搞笑不搞笑,严肃不严肃,那个“鬼门关走一遭”纵身一跃跳河里,更让人摸不到头脑。这与剧情、故事、人物刻画到底有什么关系?突显男主角比女主角更无脑吗?

更要命的是林少春少年时期,父亲被奸人害死,全家遭遇流放,这段更是跟《锦心似玉》的编剧有得一拼。这段回忆剧情不得不说,导演的画面拍得真的好看,是近期新剧中少有的用心,可林少春的娘听到丈夫死了,全家流放,她自己就撇下孩子服毒自杀是个什么鬼?这个行为本身就让故事失去合理性,再配上一口一个对不起孩子,与林少春生死离别,真的让观众想骂人。至于嬷嬷为保小姐,把自己女儿推出去抵人这个设定也相当降智。大户人家的小姐,和佣人奶妈子家的丫头,不管是气度还是形象都有着质的差别,别说没换衣服装扮,就算是换了也不一定就扮得像。都说小说家的工作是帮手下人物找到合理的解释,怎么到了编剧这里,怎么成了打破常规的突破点了呢?

或许,因为于正此前是编剧行当起家,所以观众多少会对他出品的剧有所要求。可就今年出品的这些作品来看,于正显然陷入了一个走不出来的怪圈。想要在偶像喜剧方面有所建树,却始终摸不准喜剧的脉门。以至于《骊歌行》《玉楼春》都成了四不像,撕裂感强烈。

当然,今年其他几部融合喜剧元素的剧集也都没有抓住感觉。不管是悬疑加喜剧的《法医秦明之无声的证言》,现实题材加喜剧元素的《对你的爱很美》也都不算成功。可见,喜剧难拍是真的,喜剧元素想融梗也是难上加难,需要好好打磨情节才行。

最后,剧集拉胯肯定要上升到演员,这个无可厚非。正如很多观众所言,白鹿和王一哲的台词的确存在严重问题。如果对比中戏、上戏、北影以前的标准,表演系是没可能了。但是,谁让现在的观众都宽容,资本都大方,对演员的要求不高,所以给了他们精进的时间,在职研究生一个待遇。这点上,粉丝真没必要跟观众掰扯,说多错多。毕竟,他们自己本身的价值不在于演技,而是流量,较那个真没用。

再来还得怪编剧,用现在偶像剧的台词演古装群像剧,比鲁迅先生提倡的白话文还白,怎么能让观众不出戏?别说演员的情绪代入,必须是精分。

总之,《玉楼春》整体效果要比《骊歌行》强了不少,bgm好听,文化渲染做足,演员班底也足够强大。只不过,整体效果不如预期,如果当下饭剧来看,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