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玩世不恭的黄子韬,实际上简单、直接且执着

早在两年前,业界就有“漫改剧将成为IP剧的一片新蓝海”这一预测,但由于无法忽视的“次元壁”,一直以来漫改剧的道路并不好走,一不小心就会沦为一小群人的狂欢,不被主流重视。

但昨日首播的《热血同行》来势汹汹,很可能将引领漫改剧的新风口。

其中,黄子韬饰演的崇利明虽是满清贝勒,却拥有进步思想。带领着一众拥有新思想萌芽的青年,在“艳势番”这一组织中,冲破禁制、与腐朽动荡的旧时代斗争,历经重重磨难。最终,既收获了友谊,又完成了保家卫国的目标,实现人生双赢。

作为电视剧的男主角,黄子韬在接受《影视圈》记者专访,谈到崇利明这个人物时,毫不掩饰对其的喜爱,并表示他与崇利明这个人物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青年。

“崇利明是我演过最惨的角色”

什么是新青年?

在1916年的陈独秀看来,青年如初春、如朝日,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那时的新青年当是“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科学的而非想像的”。

而在讲述那个时代热血故事的《热血同行》的主创看来,“有青年之气血、敢于打破陈腐朽败者,是为新青年;有青年之韧性,不卑不屈百折不挠者,是为新青年;有青年之朝气,谋天下事为己任者,是为新青年。”

二者不谋而合,崇利明便是这样的新青年。

很多时候,这样的新青年在外人看来是光鲜亮丽、勇往直前的,可当自己成了他之后,才知道个中艰难辛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真正进了片场,入戏后,黄子韬不由感慨“崇利明是我演过最惨的角色”。崇利明生于贵族,看似坐拥一切,实则在命运和理想的漩涡中不断挣扎。剧里有一句话用来形容崇利明,再合适不过,叫“笃前行而无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

崇利明作为艳势番的番主,背负着拯救国家的使命。他知道自己已经身处于黑暗的帝国,却因为出身没办法决绝地推翻,他知道阿易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人民需要共和,但却无人知晓他从皇权顶端掉下来时的绝望和迷茫,无人知道他的心里其实也尤为希望共和。

人们总是更容易记住崇利明的桀骜不驯、自信满满,记得他的功成名就,但黄子韬更在意这个人物在走向成功的过程中,独自面临的那些黑暗。

哪怕杀青后,他也坦然道,自己对这个人物无法割舍的感情:“其实崇利明这个角色,我觉得不是我把他演活了,而是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最初,他的世界离我那么遥远,我无法了解他的心思,洞察他的轨迹。但演完后,我才不知不觉发现,他使我变得更沉稳、更成熟、更有男人的担当。遇到事情变得特别的淡定,脾气也变好了。”

5岁习武,一遍过的打戏水到渠成

《热血同行》的原作是漫画,如何从视觉上打破次元壁,对电视剧来讲相当重要。在这点上,选角在很大程度上,就注定了得失。

黄子韬进组时的路透照和定妆照一出,便被原著粉点赞“还原度高”,甚至得到了日本网友的盛赞“不是停留在三次元程度的美丽”。

可是,当你抛开平面照,真正看过《热血同行》的动态视频预告片段,才不得不惊叹,黄子韬真正吸引人的并不仅仅是角色的还原度高,崇利明在其中纷繁复杂的打戏,也完成的行云流水。

因为5岁便接触武术,黄子韬比起他人,面对打戏更得心应手,即使遇到一些高难度动作且不需要脸入镜,也坚决拒绝用替身,在他看来“作为演员,只要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亲自上阵是理所应当的,跟是否敬业无关,更无需他人赞赏。”

据同组饰演可颜辛的演员刘源透露,在《热血同行》的片场,黄子韬的打戏基本上都是一遍过,有些时候还可能是因为摄像师没有跟上他的步伐,而要再来一条。

有些人的优秀并不是天生的,黄子韬的打戏拍得好也不单单得益于小时候的基本功,而是不断的自我要求。

据黄子韬介绍,在《热血同行》开机前半个多月,他便和其他演员一起集中体能和武术训练,包括拳击、套招和吊威亚等。因为底子比较好,他的训练效果还尤为突出。

在开拍之时,他也丝毫不放宽要求,即使一条过,哪怕眼神有一些不够到位,他也会立刻和现场的武术指导商量,进行修改。他从未停止思考,一直试图让自己呈现的东西更加完美。

5年,从歌手到演员他学会自我和解

做演员,黄子韬的压力一直很大,因为他一直演主角,却一直不温不火,不被看好。连他自己在采访中也说:“虽然我一直演主角,但观众一直在说我演的不好。”

从电影《游戏规则》、《夏天19岁的肖像》到电视剧《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收视率,都不能称为成功,甚至是与杨幂合作的《谈判官》也是空有收视没有口碑。

外界开始质疑这个从歌手转行演员的年轻人,不过是在凭借人气玩票。

黄子韬虽从不回应质疑,却一直默默用行动证明自己,他比谁都要重视自己的作品,比谁都渴望成长。“刚开始拍戏的时候,我是一个特别能够接受失败的人,因为那时我就是一个新人,我会跟很多像成龙大哥那样的大前辈学习经验。”他说。

最开始黄子韬只演电影,不管票房高低,他都并不太过在意,重要的是看到自己的成长。慢慢地,当他更加努力但票房仍不见起色时,他会觉得可能那个时候自己的天分或者能力只能到那儿,所以有那样的票房也是应该的。

后来拍的绝望了,他开始想尝试一下拍电视剧,没想到拍了以后又黄了。“但是我没放弃,因为我都是演男一号,我不是靠男二、男三蹭热度。第一部剧的时候,我发自内心说我知道该怎么样成为一个更好的演员,虽然大家不认可。是第二部剧给了我很大的自信,于是才陆续拍了《夜空中最闪亮的星》、《租界少年热血档案》,以及现在的《热血同行》,我可以自信地说,自己成长了很多。”

黄子韬始终认为,他每拍一部戏,都会有一定程度地提升。而这次的提升,恰好是为下一部戏做铺垫。只要一直坚持,就会越来越好。

采访中,黄子韬展现出的感觉,依然是那个直言不讳的爽快青年,但随着演员身份的不断被认同,他的自我要求也更加严格。对演戏,对人生的更通透,让他更加明晰着对自我的坚持。

外界的质疑也好、夸奖也罢,可以听但不能上心,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行动力,毕竟他说:“我只有27岁,未来还有无限种可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