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文丨卿心君悦

在艺术领域有很多永恒的话题,战争、人性、种族还有爱情,但若说爱情是永恒的话题之一并不够确切,准确来说应该是人的情感,包括爱情,但还有友情及亲情。在整个电影史上关于亲情的影片有太多璀璨的明珠,但以近期的作品来说(影院上映的时间),堪称佳品的有两部,一是4K修复版的《美丽人生》,一是春节贺岁档影片《囧妈》,前者是意大利的经典影片之一,后者是新春国产上映的第一部影片,二者对亲情的描述都隐藏在一定轻松、荒诞的喜剧外衣下。

对于亲情的话题有很多,它虽然没有爱情那么动人,但其中的沉重却更为感人,而这篇文章就以这两部影片中关于亲情的剧情进行对比,来探索亲情中共通且值得深思之处。

《美丽人生》:保儿子安全,还要护其童心

在这部影片中,因为主人公圭多是犹太人,所以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被迫抓入了集中营,一同前往的有自己的叔叔,有跟随而来的妻子,还有被卷入的儿子,从步入集中营的那一刻,作为成人的圭多已经预测到可能面临的危险及结局,逃出去的可能很渺茫,但是为了家人仍旧愿意尝试。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最初他为了稳定儿子的状态,在德国纳粹军人前来宣布集中营的规定时,圭多一马当先领下了翻译的任务,其实他不懂德语,却为了儿子自编自导了一场关于“游戏通关”规则的解说,在圭多的刻意渲染下,儿子信以为真,认为这是一场为获取心仪奖项——坦克(一直期待的玩具)的亲子游戏。

期间,即便圭多在白天苦役中已筋疲力尽、伤痕累累,仍旧打起精神为儿子编造美丽的游戏过程。在一次工作中,集中营实施了对妇孺及老人的灭杀行动,儿子以不爱洗澡的不良习惯幸免一劫,得知此事的圭多发现集中营的危险远超于自己的想象,他并没有直接告知儿子当前的危险程度,而是一次次对儿子强调游戏胜利的重要性,在他的努力下,直到圭多临死之前,躲在箱子里的儿子看着圭多滑稽的正步,仍旧相信箱子外面的阎罗地狱是刺激的游戏天堂,圭多用自己的生命让儿子获取了游戏最终的胜利。

看完这部影片后,可能部分人存有一个疑问,圭多在当时危机的局面下,直接告知儿子事情的危险程度以及注意事项,对于最终想要达成的目的——保护儿子安全,岂不更加方便、安全、可靠,因为每一个谎言的背后都需要浪费额外的心力,需要有一方为另一方承担不可预知的风险,基于理性的角度来说,谎言毫无意义,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或许这种想法是理智的、是正确的,但有一个前提不要掺杂浓郁的亲情,对于圭多而言,保护儿子的安全那是作为父亲的职责,也是亲情的底线,而在此基础上,能为儿子创造的、带来的,种种有利于儿子的事情那才是亲情。

情感之所以是永恒的话题,是因为可以通过理性去揣摩,但当事人却不会以理性而实施,所以不变的是亲情,但没有固定形态的也是亲情,在亲情的驱使下,很多不可理喻的、难以想象的都可能会成为现实。

《囧妈》:儿子对母亲厌烦,母亲对儿子不厌其烦,是平淡的剧情,又是真实的亲情

在这部影片中,主角徐伊万因护照遗落在母亲手中,在取护照时,意外开始了陪同母亲坐火车去往莫斯科的旅程。中年男子徐伊万在此期间正面临着婚姻问题,但对此却隐瞒着母亲,不愿母亲担心,但更重要的是不愿意母亲参与,因为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越来越乱。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在六天六夜的旅程中,母子二人因吃东西争吵,因发微信争吵,因与母亲心中莫斯科的美女“贼”接触而争吵,随后,又为儿子喝酒而争吵,更为得知儿子婚姻问题后,不让自己参与而争吵,短短的一趟旅行,充满着各种各样可以产生争吵的问题……徐伊万认为与母亲是鸡同鸭讲,母亲认为儿子不懂事,不够乖巧,他们似乎都以心中自我定义的母子形象来交流,最终又似乎是儿子懂得了母亲的情,母亲理解了儿子的心,达成了和解,完成了救赎,但实际上可能仍旧是母亲对儿子的一次妥协,她得知了儿子厌烦的缘由,出于对儿子的爱,遏制了内心对儿子的关怀,就像从莫斯科圆梦回来后,徐母孤身一人躺在床上时的心理活动:

“电影里的伊万还是个孩子,而我的伊万已经长大了。”

她一直以为儿子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处处需要她的关怀,然而在旅行结束之后,才发现长大的儿子需要的是对他的尊重、放任以及自由。

整部影片披着喜剧的外衣,看完之后却是满满的沉重,徐伊万对母亲的抗拒、厌恶、不耐烦,正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对母亲甚至对亲情最常见的交往模式,我们也许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情感,但是还是无法抑制住那一刻由厌烦所生的不良态度。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而母亲呢,她也能感受到儿子的对她的厌烦,但是仍旧愿意选择视之不见去强调自己心中的担忧,对此最记忆犹新的是徐母得知儿子婚姻问题后,所说出的那段话:

“有什么问题,告诉我,如果我不能解决,你能不能解决。”

而徐伊万的说道:“不管能不能解决,也不需要你来解决”。

那一刻徐母的回复似无奈又是内心真实所想,还是一切情感的源头:

“你是我的儿子,我不管你,谁管。”

我们总愿意将这种关怀作为母亲或亲情对我们的一种束缚,阻碍了我们通往自由的道路,然而这在母亲或亲情中却并非是一个基于亲情的职责,而是融入血液的一股信念,是生活下去的理由,与活下去的唯一目的与动力。

我们在此基础上所取得的一些“胜利”,却是在母亲破碎的心的前提下,这份情被辜负,而所受的伤也很难弥补。

情感中的“过度与恰好”是亲情中最大的争执,也是亲情的真实体现

在这两部影片对亲情的描述中,通过对比很容易发现一个共通点或是共同的问题:亲情似乎总是“超量的”,也就是会在对方需要七分时,额外再附送三分,可实际上那七分是血脉,而那三分才是情感。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无论是《美丽人生》中圭多为保护儿子安全以及童心刻意撒下的谎言,还是《囧妈》中徐母在明知被厌烦状态下的不厌其烦,我们总会将超出的那部分情感表达当作心中厌恶的源头,认为是多此一举,认为不够理性,总是期待仅保留所需的部分,而不必接收多余的部分,那样亲情对我们而言将会是美好又轻松的存在——既满足了内心的需求,又避免了多余的伤害,可这种期待,总是会让人想到一句与此无关的话,“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似乎不是健康、真挚情感应有的状态。

观影结束后,对此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深思,忽然发现,原来其中存在一个我们很容易忽略的问题:我们之所以会觉得亲情有时会显得多余、过度,是因为我们更多的只在意自己的感受,用自己的需求程度来要求对方的情感投入,并以此来评判亲情的真正价值。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那么亲情呢,不排除其中存有部分看似多余的情感,可能也存有一定自私的成分,无论是《半个喜剧》中孙同母对孙同人生的安排,还是《宠爱》中高铭对高萌萌予以的未来保障,这其中多少确实带有一定父母基于父母身份之下所做出的付出,从而产生的自我情感满足,但是这种自私与我们对亲情的自私又有明显的差别,因为即便亲情可能存有一定的自私成分,但其根源与目的仍旧是对子女的爱,所产生的一切都与亲情相关,而我们的自私却与此不同,我们的负面情绪与态度看似也与亲情相关,但实质上却仅仅是以自我的感受作为出发点与落脚点,所有的一切基于亲情,但与亲情无关。

从《美丽人生》到《囧妈》:亲情,从不会如你所“愿”

卿心君悦,多平台原创作者,高级心理健康指导师,TA说影评人、书评人。用文字温暖你,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