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体坛快讯 > » 正文

《哪吒》要超《战狼》?刚刚,“哪吒”出了大招

近日,华夏电影发布《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称《哪吒》)密钥延期一个月的通知,《哪吒》将延长上映至9月26日。

《哪吒》自7月26日上映至今,票房已累计37.6亿,目前位居中国影史票房榜第四位,向影史第三位《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42.4亿)的票房发起冲刺。

早在《哪吒》上映前两周的7月14日,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就率先独家专访了导演饺子,深挖了《哪吒》创作背后的鲜为人知的故事……那时候,导演还没有预料到这部动画作品会在中国电影市场火得一塌糊涂!

还未上映,一部“另类动画电影”就在网上引发了疯狂热议——“最丑的哪吒”、恶童版《哪吒》等评价,这部动画电影意外收获了观众对“震撼”的各种表达,这份震撼来自于——颠覆!

颠覆,是这个动画电影最核心的表达——颠覆哪吒的传统形象,颠覆哪吒的价值体系,颠覆国漫的视效标准。最后,颠覆观众对传统的认知和观念。

与“哪吒”一样给人颠覆感的,是这部作品的导演——在行业内被誉为动画鬼才的“饺子”。

这个80后的动画电影导演在大学研读的竟然是医药专业,从大三开始自学动画,毕业后在广告公司工作一年,然后辞职在家,花费3年时间打造了一部堪称横扫业界赞誉的动画喜剧短片《打,打个大西瓜》。这个11年前的作品,曾获得包括第26届德国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评委会特别奖在内的30多个奖项,被众多网友称为“华人最牛原创动画短片”。

出生于四川的导演,如今耗费将近5年的时间,打造了自己的首部长片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用一个充满笑料的“贱坏”哪吒,颠覆了所有人对传统动画的认知。用一种很“谐”的方式,表达了一种很正的理念。

7月14日,在重庆路演的导演饺子接受了山西晚报记者的电话专访。采访中,导演多次强调“独有”,也正因为这个词,让一部动画电影耗时近5年、让“哪吒”的形象设计了100多个版本、让合作伙伴“员工离职率最高”……

如同哪吒打破世人的偏见、电影颠覆观众的传统观念一般,导演最终想通过这部作品传递一种现实意义——“打破偏见,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算。”

大银幕上,丑丑的、有点邪的“臭小孩”哪吒,仅仅因为一支预告片,就被看过的人深深记住,这也许就是新版“哪吒”的外形魅力。“就像现在的网红脸没个性一样,我们还是想做出自己的‘独有’性。”

设计了100多个版本,才有了现在的哪吒,此前,哪吒都经历了怎样的“变身”?谈到这个,导演饺子平淡的语气透着幽默:“各种各样的版本多了去了,一开始脑洞开得比较大的时候,都是各种怪物版本。”

据说,最开始的哪吒是一个肉球版,一个球挡着脸,四肢从球旁边很小很小地伸出来。然后是乾坤圈版,就像一个呼啦圈一样,如同围着一个星球的光环。当然,更有一些超级怪物版,比如只有五官的哪吒,甚至还有一些根本认不出来是一个人、连眼睛都找不到……

导演说,第一轮筛选PASS掉很多,第二轮定了一个大基调后,又有了更多尝试,比如偏美式的、偏日式的,但很快,这些版本也被否定掉,“我们还是觉得要做出自己的个性。当然,也设计了那种美颜版,第一眼看起来就有观众缘的那种,但还是觉得原创性不够,太大众了,就像现在的网红脸一样没个性。所以我们还是比较任性,想在艺术上追求更多的可能性。”

最终,俩丸子头齐刘海、一张社会脸的哪吒诞生了,虽然被网友热议为“最丑”“最邪”的哪吒,但这恰恰吻合了电影想表达的东西——打破层面、扭转命运。“哪吒这个形象就是打破重建,希望看了这部电影的观众,也能够扭转他们最开始对于哪吒形象的偏见,最终喜欢上他。”导演饺子说。

除了哪吒,其实影片中所有人物形象都极具颠覆性,比如白白胖胖、说着一口川普的太乙真人,还有仙气十足、帅到不敢认的龙王三太子敖丙……对此,导演讲述了创作过程:“先定下调子,后面所有的零件都是服从这个中心思想,这样才有整体性。比如哪吒这个形象出来以后,因为敖丙是他的一个反面,最佳选择就是现在的形象(帅和仙)。包括其他配角的设计,都是为了烘托主题而做的,在一种对比中,加强处理。”

7月13日在太原万达影城的首场点映结束后,一位带孩子观影的女观众表示,“看之前觉得哪吒很丑,看完以后觉得这个哪吒相当可爱。”这样的反馈,也正是导演想看到的,饺子还给山西晚报记者讲述了一段自己审美转变的经历。

“我以前看宫崎骏的动画也有这种感觉,第一次看到《天空之城》里躺在地上的机器人,觉得丑爆了,我是看《变形金刚》过来的人,怎么能接受这么low的东西呢?因为那时候还小,审美方面还比较媚俗,就觉得:哇!怎么这么丑啊!结果,后来机器人一动起来,展现出来的那种鬼斧神工的想象力、那种强大的气场,瞬间就把我征服了,我突然发现,那才是大师。”

用了近5年时间打造一部动画电影,“哪吒”的时间都耗在哪儿了?导演饺子回忆起这些年,用得最多一个词是“修改”。

《哪吒》前期的剧本、角色、形象、场景设计等用了2年时间,制作耗时差不多3年,每一个环节都极其耗费精力,深抠下去个个都是无底洞。“竭尽所能做到我们能做的最好,很多时候反反复复修改,剧本修改了多少次我已经不记得了,单单只是修改台词,可能就是一个版本,更不用说情节和大纲的修改了。”据了解,影片中每个镜头的修改也不计其数,在这种高强度的“返工”作业中,很多制作动画的员工受到了深深的挫折感。

“一些合作公司反馈说,在做了《哪吒》这个项目后,他们员工的离职率特别高,因为我们的要求太高了,还要反复修改和磨合,很多人受不了就离职了。”这故事听起来像段子,实则却包含着一个动画作品诞生的不易。

影片中,哪吒大战敖丙一幕,制造了“冰与火”的撞击,就国漫而言,难度系数不小。但在导演饺子看来,最难设计的特效镜头远不止这一个,最重量级的是天雷出现那一幕。“天雷中的雷球怎样去表现,是个难点,因为这个没有作品可以参考,特效公司刚接到活儿时都觉得挺蒙逼的,因为只做一个球、周围闪着电那个很low,我们尝试了很多版本,快把特效公司给逼疯了,最后终于找了一种非常有层次、饱满的、有压迫感的雷球的表现方式。”导演饺子说。此外,影片中的“山河社稷图”等场景,也很难表现,因为是在有如仙境般的画中打斗和遨游,镜头和动画等方面的配合特别难,“当时就把我们最好的一个导演深陷其中,花了两个月才把草稿调出来,之后才有动画、特效、灯光渲染等跟上去。”据导演说,特效镜头占到整个影片的80%,也算是特效量最大的一部国产动画电影了。

不少看过点映的观众,对影片的配音印象深刻,感觉不是“配音”,更像“说话”。其实这一点也是《哪吒》的一次尝试。以往国产动画电影,都是先做完动画部分,再找人配音。《哪吒》正相反,出了分镜头后就开始配音,然后参照配音演员的一些表演和情绪,再进行动画的绘制。“我们想追求一种东方式的表现和表演,所以做了很多创新和努力,比如在表情、眼神等细节上。”最意外的是,导演甚至亲自上阵示范配音,在很多人难以理解内容的时候。“电影里的每个角色我都是演过一个遍的,演完之后觉得,演员这碗饭还是不好吃啊,真的好累。”

虽然有创新,但导演饺子承认,国漫在整体上与好莱坞相比还是有距离的,“所以我们希望用各种方式做出国产动画独有的东西——中国味道。”

在很多70后、80后的记忆里,老版《哪吒闹海》堪称经典。如何让老观众接受颠覆传统的“新哪吒”、如何抓住这个时代年轻观众的审美?这是一个难题!

对此,导演也有一番思考。“首先,我非常喜欢老版的《哪吒闹海》,不然也不会做《哪吒》。但压力非常大,因为老版已经是经典,我能够找到的突破口就是——时代精神。时代精神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的,每一代的故事都应该服务于当代的观众,老版《哪吒闹海》服务于那一代的观众,我们现在的故事需要讲一些新东西,找到一些新的兴奋点,所以我是先想通了以后才开始这个项目的。”

其实,导演在新版《哪吒》里埋了很多彩蛋,比如太乙真人送混天绫和火尖枪给哪吒那场戏,混天绫到了天上化成“人形”开始舞动火尖枪,这一幕就是原封不动照搬老版《哪吒闹海》中哪吒复活之后挥舞火尖枪的动作,影片中有几处这样的细节,是在向老版动画致敬。导演饺子认为,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和用新的精神内核来打动观众,是他们创作的基点。

不可否认,传统文化中也有糟粕,《封神演义》原著中,哪吒追杀李靖的描写,不符合现在的精神文化。老版《哪吒闹海》虽然也做了美化处理,但剥龙皮抽龙筋、未成年人拔剑自刎等场面,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刺激,“随着时代进步,对传统作品的表现应该更文化、更开明。”导演说。

因此,观众看到了一个“去神化”的哪吒,更贴近真实。人们印象中的“少年英雄”形象,变成了“生而为魔”却从不认命,勇敢与命运斗争的“逆袭英雄”,对“成长”的表现更加有力。

“就像现实中追求自己理想的年轻人,会遇到很多困难,也有来自周围社会、亲朋好友的偏见。我希望这部电影能给他们鼓舞和力量,让他们敢于打破偏见和成见。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算。”这才是导演想通过这部动画电影传递出的现实内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