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体坛快讯 > » 正文

超越流浪地球!《哪吒》,咋就成了一面“照妖镜”?

8月31日下午,《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破46.5亿元,超越《流浪地球》,升至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哪吒》的魔力到底在哪呢?或许,和80后们的“身世”有关。

果不其然,在《哪吒:魔童降世》(以下称《哪吒》)里,我们可怜的小哪吒继续扮演着一个独生子女的形象。他金吒、木吒两个哥哥,又一次被选择性抛弃了。

或许,这都是导演们无意之中为了突出主角而抹去旁支的举动,却让哪吒成功替代猴哥(《大圣归来》,成为国产动漫电影的新一代王者。

就和当年《哪吒闹海》较之《大闹天宫》(1961年),除了是中国第一部宽银幕动画长片外,还是第一部在戛纳参展的华语动画电影(1980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但关键在于,前后2部哪吒,都成为同一代人心中的“照妖镜”,否则不可能成就如此深刻的泪点。

于《哪吒》而言,托起它票房的受众是谁?自然不是暑期在消夏的孩子们,而是——孩子Ta爸妈。毕竟,埋单主要靠父母,就和当年这些父母缠着自家爹娘买学习机玩游戏没两样。

这个为人父母的年龄层,刚刚好,80后最大的正好临界不惑之年(39岁),95后这个Z世代的领头羊,最大的正好也达到婚龄和育龄(24岁)。

刚刚好,都是能领着孩子到电影院一起重温少时回忆的年份。然后呢,难不成早4年出炉《大圣归来》就无此待遇吗?

答案或许根本就是另一码事。独生子女对于80后到00后之间的这20年间的“孩子”来说,或许才是更为刻骨的记忆!毕竟哪怕赶上单独两孩和全面二孩,他们的父母们也很难再为他们带来一个弟弟妹妹了……

于是乎,神通广大的猴哥,确实够闹腾,大闹天宫也比闹海显得更有档次。可独生子女们却更喜欢哪吒。

猴哥天生地养,石头里蹦出来,还是个猴子,多少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然而哪吒呢,抛开他那两个基本没存在感的哥哥,这就是一个独生子女。

尽管出生的时候有点怪异,是个“肉丸子”,但不管是小说里的灵珠子,还是《哪吒》中的魔丸,至少后面都变成了人型。比起没个人样、特别不萌的猴子来说,亲近了许多。

关键还是在剧情上,不管怎么改编,抛开同样的闹戏,悟空就是一片天真浪漫和自由自在,而哪吒则加上了骨肉亲情。

79版的哪吒很正统,这也是那个时代的潮流。正义的小哪吒遇到邪恶却欺软怕硬的龙王一族,围绕陈塘关展开了一场生死离别的大戏。至于李靖这个二货,除了不忍就是犹豫,十足那个时代批判的封建阶级的代表,没啥好说的。

然而到了这一版《哪吒》,内容隐喻就出现了——父慈子爱且不去说,魔丸化身的哪吒一下子把80年以后出生、如今为人父母的人儿,都给代入了……

猴子天生地养,自然不知独生子女苦:不敢穷,不敢病,不敢死……哪吒,两哥哥,没存在感,真独生子女:80年代是小皇帝,90年代成盲流,2000年养家糊口,直到油腻求解脱……不敢哪吒,只好看看。

但很多时候,我们在各种文创作品中的接地气,不过是显性的夹杂一些时髦的词汇,假装和群众达成了一片。可真正的接地气,干嘛非要让受众明显的觉察出来呢?

想要不再挂着“此处接地气”的牌子,其实就回归到那句文学创作的老话之中——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人。

然后呢,咋一看面熟,却不知道在哪见过。时时处处都透着和你的关联,这样就大功告成了。

于是,《哪吒》的剧情就开始处处戳心:魔丸哪吒是小皇帝、小灾星的写照,处处惹是生非,家里还管不住、关不住;缺朋友是独生子女的隐痛,不光是哪吒、也涵盖敖丙,所以好基友相互取暖;每天为了冲过独木桥和成为更好的自己,发奋读书,并头上还悬挂“为某某崛起而读书”的牌匾,一个不留神,就砸在脑袋瓜子上了……

于是,哪吒和他的好基友敖丙就成了一代人双重性格的写照——人人都想成为敖丙,但敖丙好像都是父母口中隔壁家的哥哥;少年时大多数人都被视作是魔童,但父母的打亲骂爱、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又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结果,一面照妖镜就这样炼成,照的分毫毕现、无甚差别,照出童年时的种种情境,也就催人泪下了。

可这样就够了吗?此处必须有颠覆,否则为人父母的独生子女何苦来买票。仅仅是魔童这么个设定,远远不够。这时候,存在感一直是龙套的李靖,就名正言顺出场了。

《哪吒》中的李靖,不正是一个关键性的隐藏角色。老版本里的李靖,不管是当总兵还是托塔天王,都被哪吒的形象掩盖,总不过是个软弱无能的老官僚和战五渣。

结果,在剧情推动上,就成了让哪吒削肉还母、剔骨还父的催化剂。于是乎,在79版中他是个废柴,到了后来出过的哪吒连环画里,还因为捣毁哪吒庙而反复被莲花化身复活的哪吒追杀,好不狼狈。即使是在《十万个冷笑话》里出场,也不过是用了一招“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来出场搞笑的人物。

总而言之,李靖就不配为人父母。至少在独生子女们心中。于是乎,当再一次带孩子在电视上重温《哪吒闹海》时,就有些犹豫了。

脸谱化的李靖在《哪吒》中被颠覆,严父慈母是第一层,为孩子生辰甘愿去跪求陈塘关百姓则为后面转型完成平滑过渡。结果为儿子甘于替身顶天劫的护犊子心态,成为了让魔童真正成为灵珠子这么个盖世英雄转变的关键……

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于独生子女来说,从为人子女到为人父母的角色转变中,昔日的李靖不足取,今日的李靖是写真。

超级IP必然被重播、翻拍、再颠覆。可很多时候,颠覆是一把双刃剑,很容易让受众反感。此处,有必要保留一些不经意的小人物。

《哪吒》里,完全原汁原味将79版动画中人物保留下来的,或许只有一个——陈塘关那个士兵乙。依然没什么戏份,但足够让刷过无数遍79版的观众勾起回忆。对了,还有那个水怪、那个差点被吃掉的小女孩,以及哪吒的双丸子头造型、敖丙的双锤武器。

仅仅如此吗?错,在设定里其实潜伏了许多1980年以后出生人们,印象深刻却未必马上能联想到的“角色”。

比如《灌篮高手》,你没发现哪吒做魔童时候的很多动作,都和混不吝的红发男樱木花道很像吗?尤其是双手插在裤子里的那个标志性动作……

比如《黄飞鸿》,导演饺子就坦诚,敖丙的打斗参考黄飞鸿,潇洒轻盈,自有一种大师风范;哪吒的动作则参考鬼脚七,狂野热血,穷追猛打……

还有很多其他的潜伏,哪吒得到混天绫和火尖枪后的那一段舞枪,还是“抄袭”的原版,就是有点旺过头,更像红孩儿了;结界兽用兵器挑开结界的动作,分明是从1961年版《大闹天宫》顺来的;哪吒用变身术捉弄敖丙和申公豹,据说灵感来自成龙的代表作《双龙会》……

结果,各种各样的潜伏形成了勾起回忆的彩蛋。在孩子看来,这是属于他们年代的《哪吒闹海》;而对于为人父母的独生子女来说,这明明就是童年回忆的大集合,有生活的、也有影视的、还有许多不知道哪里来的。

你真的还确定,《哪吒:魔童降世》只是又一个来搞笑的工业制成品吗?或许,它在告诉已经对超级IP绝望的国内文创人们,要搞笑、要搞怪、更要搞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