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体坛快讯 > » 正文

《哪吒》|做自己人生的主人

助理最近一直吃住在公司,这跟一向每天到点按时回家的他很不一样,很反常,把他叫到办公室一问,原来跟父母吵架了,助理想要出国留学,雅思也考下来了,他的父母不让,助理便赌气不回家了。助理一连几天状态不对,我想着帮他走出情绪,另外公司也好多天没有团建了,就让助理定了电影票,带员工去看电影。

助理查了票房,《哪吒之魔童转世》评分最高,就定了这个票。公司一些女同事,并不喜欢看动漫,但毕竟票定了,也就服从了。

前半部分,一些内容让大家笑的挺开心的,看到助理心情变好,我也露出了“老父亲”般的微笑;后半部分,大家都沉默了,在黑暗中,我看到几个员工默默擦拭着自己的眼泪。看完电影之后,我意识到《哪吒》有很多超价值的东西,尤其是对成年人而言,这部电影足以让所有的成年人对自己、对世界进行反思。《哪吒》能量炸裂,每一个角色都在丰富着成人世界中的角色,同样,每一个角色都在背负这过去、现在和未来,做出来当下自己必须做出的选择。

在观影时,旁边的小朋友问他的爸爸:“为什么哪吒明明在帮助被人,却被大家追着打?”

这一段话,恰好被我听到,我不知道年龄尚小的孩子是否能听得懂,但是在我们成年人心中,却引起了一阵波澜。

哪吒出生那天,全城人都来祝贺,但没想到本是灵丸的他,被申公豹换成了魔丸转世。天生神力,一出生就砸墙毁壁,差点伤了人。大家都认为,哪吒必然是个祸害。孩子们听了哪吒出生的故事,叫她妖怪、拿臭鸡蛋、烂菜叶打他。

他一直在孤独中成长,一直背负着误解和世人的厌恶,可怕的不是哪吒,是人们心中的偏见妖魔化的他。哪吒要去替天行道,人们会认为一切的坏事都是他引起的。在百姓的头脑中,凡是异于常人的人都是妖,哪吒是妖,救下他们性命的敖丙因其龙族身份也是妖。

这就是我们的现实世界,偏见时常左右我们的思想。在平凡人眼中,对于和自己不一样的,我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赞赏而是攻击。

“你们说我是妖怪,我就做个妖怪给你们看!”哪吒在最愤怒时这样说。不被期待的小孩,总是用叛逆掩盖孤独和受伤。但最终,哪吒没有成妖,因为他明白,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活在别人的评价中,而是在不断了解自我的过程中,拥有一个自己说的算的人生。哪怕周围充满各种否定,仍然要听从自己心中的声音,因为——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句台词,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这个世界上太多人谨小慎微的活着,从欣喜到失望再到失去热情,最后在泥土的塑封里化为白土。人生只有一次,谁甘愿做一粒尘埃。我们多数人的人生,活成了申公豹,因为不被爱,而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又有很多人,背负这期望,带上“万龙甲”。

但总有一个人,永远不晓得认命是什么。于是,他用自己的性命,挽救了陈塘关,一飞冲天,变成了最原始的六臂模样,像一朵莲花。不!就是一朵“火莲”。

现实中存在太多的宿命论;但是,再好的剧本也经不住现实的变化和演员的执着。命,是强者的谦辞,也是弱者的借口。不认命,方能逆风翻盘才能向阳而生。

李靖甚为陈塘关总兵,世代除妖,但自己的儿子却是个妖怪,他一直觉得对不起百姓,以至于哪吒刚出生时,他就想砍了哪吒,后来因为哪吒经常外出闯祸,李靖将其关在府中。李靖不爱儿子吗?

错了,是爱的!在哪吒“天劫”将到之时,李靖把他送到太乙真人处修行,并不是为了困住他,而是希望他能好好活着。同时,李靖还上天求到改天换命符,决定在天雷灭魔丸时,以命换命,替自己的儿子去死。这个父亲始终都在为儿子斡旋,冰冷的面孔下是为子保命的心。

哪吒懂吗?他并不懂,在他眼中,父亲从没陪伴过自己,把他关起来,就是为了把他关到死为止。但最终,哪吒还是看到了爱,他主动戴上乾坤圈,接受了自我约束。

影片最后那句“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和您一起踢毽子”,哪吒也在理解,只有爱才能让人更有力量的去面对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

说到这,我还是要提一下助理,助理家里情况并不是特别好,父母为了让他留在上海,用了所有积蓄帮他在上海付了一套房子首付。而且助理上学时并不让人省心,他的父母担心儿子会在外面有意外,就想让主力踏实的工作;助理这边认为,父母对他的约束太多,他的留学梦到了父母那边却成为阻力。

我想看完这个电影,助理心中引起的波澜应该是最大的。就在我们看完电影吃晚饭的时候,助理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他父母说:钱已经准备好了,想去就去吧。助理挂了电话哭了。

其实有时候父母并不是不理解你的处境,只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保护你,哪怕被你误解,他们也在用自己笨拙的办法小心翼翼的呵护你。为了保护你,他们也在伤痕累累。

每个孩子的心中都曾住着一个魔童,经历过肆意叛逆、众叛亲离后,一步步活成了大人的模样。而每个孩子童年缺失的东西,在成长中将会慢慢找回替代品,也许这个替代品就是坚强。

总有人经历过生不逢时的艰辛,却能在无限困境中生出庞大能量;总有一刻我们需要告诉自己:天若摧我,我必赢天;人若负我,我必强人。我赢得不是命,是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