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体坛快讯 > » 正文

[独家]逆天改命的不只是哪吒,中国神话宇宙已铺开

今年暑期档,丑萌哪吒似横空出世,成为最大黑马。《哪吒之魔童降世》开启点映后,口碑迅速发酵,连一向毒舌的影评人“亵渎电影”都激动地说:“它才是真正的‘国漫良心之作’。”

首周票房超4.23亿,超越《熊出没原始时代》,创造国产动画电影首周票房记录,同时创造国产动画电影单周票房新纪录。

微博大V推荐度94%,豆瓣8.7,猫眼9.7,淘票票9.6。毫无疑问,《哪吒之魔童降世》是目前暑期档最炸裂的电影。

那么《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如何诞生的?主创为何要对哪吒进行颠覆性改编?其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Ifeng电影专访了饺子导演,力图呈现哪吒的前世今生。

在常人看来,放弃做医生的大好前途,而去做前途渺茫的动画,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但是饺子却说,我是一个保守的人。

大三那年,他的一个同学转行做软件开发,给他推荐了Maya这个软件。这个软件给了他从事动画行业的信心。他觉得在广告公司、动画公司,或者游戏公司都能找到工作,终于下决心转行。

《打,打个大西瓜》是饺子的首部动画短片。他本人也靠这部短片一举成名。不过,这部短片却是他“家里蹲”蹲了三年才做出来的作品。

2004年大学毕业,他在一家广告公司短暂地工作一年后,选择辞职。他的母亲最支持他的决定,非常相信自己的儿子,并且说服了一开始持反对意见的父亲。

2008年,《打,打个大西瓜》制作完成上线,全网累计点击量突破千万,被众多网友称为“国产动画最优秀的作品”。这部短片拿奖拿到手软,获得第四届中国(烟台)国际动漫节最佳动画短片奖,第26届德国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评委会特别奖等诸多奖项。

《打,打个大西瓜》的成功给饺子带来许多机会。2009年,他和《哪吒》的制片人刘文章共同创立“饺克力动画工作室”(后改为可可豆动画)。

因为成立了公司,不再是单打独斗,就要考虑养活整个团队的问题。另一方面,虽然这部短片给他带来许多机会,但是大多都不太靠谱。他在这期间做过许多商业向的作品,但大部分都夭折了。

2013年,他和优酷合作创作了短片《老板的女人》。但是这部作品是面向网络观众,是出于点击率做的,也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哪吒》这部电影的主题是“打破偏见,扭转命运”。这不仅仅是哪吒本人的写照,更是导演自己的心声。

即使再达观的一个人,放弃医生的大好前途,在动画行业沉浮多年,总会感到焦虑和压力。

饺子虽然得到了父母的全力支持,但是总会感受到带有敌对的偏见。亲朋好友善意的关心,许多人泼来的冷水,糟糕的国产动画市场,都让饺子感受到了压力。

主创团队综合各种神话人物形象,设计了超过100版的哪吒形象,最终确定了这一版比较丑的哪吒形象。这样一种大胆的改动就是为了扭转大家对哪吒的固有印象。

饺子表示,选择进入动画行业,并不是不负责任、不靠谱的行为。十几年沉浮,始终心怀梦想,渴望做出优秀的作品。所以《哪吒》这部电影是为了扭转他所感受到的对自己的偏见。

做《哪吒》电影,预算并不是很多,幕后团队不计成本地付出。所有人都憋着一股劲儿,想用一部好作品来证明自己,证明国产动画这个行业,扭转大家对动画行业的偏见。

饺子一开始想要做哪吒,也是受到1979年《哪吒闹海》的影响。但是他在去看以前的《封神演义》时,发现哪吒就是一个反派角色。他仗着太乙真人对他的爱宠胡闹,一路打打杀杀,招惹别人,是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蛮横人物。

《哪吒闹海》对哪吒的美化改编给了导演信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导演决定做符合当下价值观的现代化改编。

哪吒是魔丸转世,敖丙有灵珠加持。两人在天性上一恶一善。但是在影片中,哪吒最后拯救了陈塘关,敖丙则成为差点毁掉陈塘关的坏人。这种善恶两立的关系非常有趣。

在导演看来,真实的人性是复杂的,没有纯善,没有纯恶。魔丸和灵珠是对恶和善的提纯,代表至恶和至善,都是人性达不到的东西。最重要的还是后天环境对人的影响。

敖丙肩负龙族希望,虽然天性向善,却不得不做恶事。但是哪吒的选择给他带来很大的震撼。

哪吒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仍然选择拯救陈塘关,扭转自己的命运。当他对敖丙喊出“人心的偏见是座大山,你是谁只有你自己才说了算“时,敖丙深受触动。

他看到一个魔丸都能去拯救黎民百姓,没有一路向恶。而他作为一个灵珠,却要去杀害百姓,如果魔丸都能够转变,那么灵珠作为一个从善的象征,为什么要走向恶呢?

导演在一开始创作剧本时,打算让敖丙最后被杀死。后来觉得偏离主题,又把敖丙塑造的过于脸谱化。所以才决定让敖丙做这样一种转变,借以体现人性的复杂。

哪吒作为魔丸降世,受到了百姓的偏见和恐惧。哪吒因此不能随意出门。在他小的时候逃出家门带着善意来到街上,感受到的却是来自百姓的恐惧和恶意对待。这也导致他成为一个爱捉弄百姓的小恶魔。

饺子认为,片中的黎民百姓就像网络上的键盘侠。这些群体充满了戾气。大家稍微一言不合就往对方的头上贴标签,到最后引发网络骂战,双方争论的焦点已经不是问题本身,而是我就是想打倒你的心态。不管对方说的是否在理,也不管争辩的内容本身。最后往往会引发一些极端事件。

因此,只有不断地反思,才能减少这类事件。作为一个人,如果不自省,一定会犯很多错误。

《打,打个大西瓜》也是一种自省。如果一旦陷入战争中,人们往往会丧失理性,演变为“我要灭掉你”的粗暴逻辑,事情也会变得难以收拾。

在电影中,最让大家惊喜,同时也最惹争议的就是饺子导演对原作的颠覆性改编了。有关哪吒最著名的举动——剔骨还父、削肉还母的故事线索在本片中全部消失,替换为父子情深与天雷责罚。原作中颇具批判性的反父权主题在此也变为对伦理亲情的赞颂。

饺子也坦言,197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哪吒闹海》是他最爱的电影之一,自己童年也深受其影响,这部电影拥有极高的文学美感和悲剧意识。那为何大刀阔斧砍去这最为悲怆动人的情节,他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在原作的框架下,哪吒的性格并不是《哪吒闹海》中的趋近完美的少年英雄,而颇有骄横纨绔子弟的感觉。哪吒更像是一个反派般的存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肆无忌惮地进行着各种违法犯罪行为。

饺子用一个生动的比喻向我们阐明了原作中的父子关系。李靖犹如公司经理,而哪吒则是董事长(太乙真人)的宝贝儿子,被派到他手下实习。即使此刻李靖是哪吒上级,但也会忌惮哪吒的背景。

在小说《封神演义》中,李靖被燃灯道人赐予宝物“玲珑托塔”,也是用于镇住追杀自己的儿子哪吒。而哪吒即使在被镇住的情况下,与父亲李靖的关系也是相当激烈的,以至于对李靖放话:“你有塔的时候我不杀你,你没塔的时候我就取了你性命。”

对于这样病态激烈的“父子关系”,饺子是很不理解的。他不明白这父亲是犯了多大的过错,如此十恶不赦,以至于儿子要把父亲逼上绝路。在他看来,这种情节设定是古代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造成的,并不符合现在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因此,饺子认为,原作小说的人物框架并不能构成反抗父权的主题,小说的设定也受到时代背景的影响,而《哪吒闹海》实际上也是针对当时社会环境的一次大胆改编。

在当下社会,《封神演义》里的人物关系很难行得通,所以,他也要找到适合现今社会情绪的改编思路。哪吒与父母相爱相亲的人物关系,“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题则是饺子心中适合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表达。

小说归小说,谈起关于哪吒的影视作品,我们还是无法不去谈《哪吒闹海》。毕竟这部电影,放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中,也是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哪吒手持火尖枪,脚踏风火轮,身背乾坤圈,腰裹混天绫,纵横宇宙间,打遍不公不义的少年英雄形象也从此深入人心。其中哪吒愤而举剑,割喉自杀是中国动画史上最悲怆的一幕,给不少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谈到《哪吒闹海》,饺子的语气里也充满着崇敬和赞叹。他小时候就非常喜欢这个形象,“因为哪吒是正义的化身,龙族是妖魔化的,从头坏到尾,打得很过瘾”。

如今的他,依然会被《哪吒闹海》中的古典悲剧精神所打动。但作为一个新成长起来的动画创作者,对于表达的内容以及表达的分寸,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首先,剔骨削肉这一情节本身,就是相当残酷和暴力的。他认为这一情节,在小说中以文字为载体,可以激发读者的想象力,是相当具有文学美感的。但放到影视作品,尤其是面向全年龄段的动画作品中,则会有些不合适。

把削肉还母、剃骨还父的情节真的展现到画面上,展现人一刀一刀把自己凌迟处死的过程,绝对是限制级的画面。他坦言很难接受这种自杀方式,也不知道观众有这么高的呼声。

《哪吒闹海》中其实也没有直接表现剔骨削肉的情节,而是用了含蓄的手段对未成年自杀的情节进行美化处理。比如没有看到真正的伤口,对自杀的瞬间做了艺术化处理,让鱼静止、画面凝固。

饺子察觉到了这种美化手段,并且认为采用这种手段能让一部分观众忘记这一情节的残酷性。但他深知其本质的残暴血腥,尤其是作为一个面向广大观众的创作者,的确需要有所选择,“这和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系,我们很难想象在好莱坞的故事当中出现一个未成年人自杀的镜头,一个未成年人自杀,这种情节放到好莱坞也是R级才能通过”。

除了对情节本身残酷性的考量,改编中也表达了饺子对于家庭关系的思考。片中对伦理亲情的赞美实际上也来源于他自己的人生经历,有父母对他的支持和包容的映射。他做这部电影也是想对他们表示感谢。

随着《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热映以及口碑丰收,让我们看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新希望。而本片的彩蛋中,片方揭开了下一部作品《姜子牙》的面纱。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也确认,由《哪吒》领衔的“中国神话宇宙”,将在未来通过一部部动画作品徐徐展现在中国观众面前:除了本片《哪吒》续集和本片彩蛋中揭晓的《姜子牙》外,《大圣闹天宫》、《深海》、《凤凰》、《八仙过海》等都将陆续制作完成。

我们会看到一个像“漫威宇宙”、“DC宇宙”一样的“中国神话宇宙”吗?对此,饺子也向Ifeng电影透露了一些信息。

《哪吒之魔童降世》留了一个开放式结尾,故事还没讲完。片尾有三个彩蛋,已经可以看出,如果有下一部的话,会讲到最经典的哪吒闹海部分。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监制、彩条屋影业CEO易巧透露,他们在制作时已经初步想好了三部曲计划,但具体还得看这一部的票房才能决定下一部的走向。

饺子也透露《哪吒2》是肯定做的,但他自己的第二部作品还没确定好先做什么,其他的题材也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哪一个剧本先成熟起来,他可能就会先去做哪个项目。

近日,哪吒与大圣的联动短片在网络上也相当具有热度。《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出品方中除了光线彩条屋与可可豆,出品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十月文化也在其中。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与饺子导演其实是多年的网友,在《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创作中,田晓鹏导演在分镜等方面也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孙悟空和哪吒也很有可能出现在一部电影里,“这本身也是《大闹天宫》中的剧情,田晓鹏导演自己的原创作品《深海》、《大闹天宫》也在进展当中。”

易巧也曾透露,各个团队做好了处女作,之后打通也是有可能的。在未来的《大圣闹天宫》中,孙悟空和哪吒还可能继续互动。

谈及“中国神话宇宙”,饺子透露这些是由彩条屋主控,整个大规划还是看彩条屋的安排。

“国漫复兴”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饺子为了热爱能够放弃顺遂的医生前途,用三年时间做一个前途未卜的作品,其勇气和坚守让我们动容。

中国动画界惺惺相惜、相互扶持的情谊与开发中国文化资源打造中国神话宇宙的魄力,也让我们看到打造从内容到技术都称得上是“国漫”的希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