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体坛快讯 > » 正文

用数字说话:鹈鹕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

这批鹈鹕队员有多优秀足以使得他们打到更新换代的水平?我们可以期望他们展现多么优秀的水平并带领球队继续前进?

从得分,抢断到三分球命中率,篮球运动的各个方面不可避免的被记录他们的数据所关联。有的数据,例如WAR(wins above replacement替换级胜利贡献值)研究的就非常深入,他们试图用一个数字来量化一个球员对球队的所有贡献。数据记录网站FiveThirtyEight用替换级胜利贡献值WAR结合内部算法,不仅仅可以计算出运动员过去的产出,还可以预测运动员未来的表现。随着鹈鹕队2019-2020球队阵容成型,我们利用这个数据来深入探究并以分析的角度看看我们最期待的球员的表现。本期内容,我们将会专注当前球队阵容的过去和未来的期望价值。

替换级胜利贡献值在21世纪的体育运动中最被棒球运动所关注,但不代表它在篮球世界中的使用不值得一提。对于不熟悉这些数据怎么运作的朋友,它其实是对于特定球员相较于一个替换级的球员对球队贡献了多少胜利的计算(替换级球员不是指板凳球员,是指用最小的代价就可以得到并产生贡献的球员)。替换级球员的WAR值是0,所以如果一个球员的WAR值小于0,说明这个球员对球队胜利贡献小于替换级球员,如果WAR大于0,说明这个球员的能力大于替换级球员。

经过上赛季在纽约尼克斯和达拉斯独行侠队征战了65场比赛之后,小蒂姆·哈达威的WAR值正好等于0,刚好处于替换级球员的标准。詹姆斯·哈登的17.1是篮球运动员中最优秀的。凯文·诺克斯的-7.3是篮球运动员中最差的。抛开一切条件,这些数值的意思就是,如果吧小哈达威的放到火箭队哈登的角色,那么火箭队会少赢17场比赛,如果他代替尼克斯队诺克斯的位置,那尼克斯可以多赢7场比赛。但同样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一个球员的WAR为负,但他比可代替的球员的分高,他同样适合打比赛。相反,如果一个WAR值为正的球员比跟他打同一位置的队友分值更差,那他就不那么适合了。

让我们着手分析下手里的牌。在鹈鹕队裁掉克里斯蒂·安伍德以后,他们的阵容来到了所规定的15人大名单,可能还会有一些时间运作球队阵容,我们这个项目是假设就是这15人将会在新赛季球队阵容中出现。(Nicolo Melli这位球队最新得到的欧洲意大利后卫,他在FiveThirtyEight系统里面没有被列出,所以在我们下面计算的结果中就被排除在外了)

我们很熟悉的面孔:朱·霍乐迪排在名单的榜首位置,但这一点并不让人惊讶。他上赛季8.1WAR甚至超过了安东尼·戴维斯的7.6.尽管是因为安东尼·戴维斯上赛季少打了很多比赛,所以他失去了超过他们球队头牌后卫的机会。一个高的使用率和在攻防两端对球队积极地贡献肯定显示着这是个优秀的球员,霍乐迪也不以外。他是一位,并是联盟在这项数据榜单上的前五的球员,还没有哪个其他这样优秀的球员穿过鹈鹕队的球衣,只有他。

不管是费沃斯还是雷迪克(Derrick Favors JJ Redick)——鹈鹕球迷们,要记住:费沃斯的名字里有两个R,而雷迪克的名字里只有一个D,我相信你们在下赛季末会记住他们的名字的——他们会贡献和霍雷迪一般的责任,他们对球队来说都是关键的齿轮,他们俩上赛季一共为两只球队贡献了101场胜利。近十年,联盟被有多个顶薪球员在同一球队的超级球队所统治,那些薪水在1500万-2000万美元的球员在球队中更像是一种绝望性的资金方面的让步而不是一种积极的球队策略,但这两位老将持续为所在球队做出了不菲的产出。

约什·哈特、朗佐·鲍尔、布兰登·英格拉姆(在本榜单中排名第八)在2018-2019赛季被卷入到湖人队内的各种巨大风波之中,所以他们的数据并不是那么的好,特别是对于他们的身份是作为湖人年轻核心来说。他们三个在一起一共输了80场比赛,166场比赛都不太连贯,他们的表现和隆多、芬森、麦基以及波普合同级别的表现有了明显的区别,这种情况也使得勒布朗在2005年以来首次缺席季后赛。这样是不太好。但讽刺的是,尽管是这样,他们作为鹈鹕队的一员,还是会对球队产生积极地影响。依托万·摩尔、所罗门·希尔、伊恩克·拉克、蒂姆·弗雷泽能力都处于替换级球员之下,他们一起贡献了不太好看的-2.6的WAR值。

尽管上赛季对他们三个年轻人来说不太完整,但天空中的幸福线已经对三个年轻人和他们的新球队有所闪现,下面让我们看看我们预测的、摆在他们面前的下赛季的青青草地。

预测数据中哈特的-0.1的改变值是三个年轻人中唯一有负变化的,但2的WAR值对于一个被30顺位选中的球员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表现了。这项预测认为他在上赛季作为二年级球员来说,他的进攻端投射不稳定的表现将会在下赛季有所反弹,但相较于他上赛季在防守端令人深刻的表现来说,下赛季他的防守会有轻微的下滑。

24岁的哈特已经可以找到稳定的状态也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在联盟年轻球员中也比较少见。哈特仍然很年轻,但在维拉诺瓦大学四年的比赛让他练就了他的一身技巧,并使他可以在更大的平台上展示,他也通过多种方式成功的展现了他的才能。这种稳定性不好的方面在于,它从本质上来说限制了他自己身成长的空间(因为在大学里技术已经打磨成熟,再次提高难度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