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体坛快讯 > » 正文

水滴互助拿下保险公估牌照 创始人亲自挂帅

最近,互助平台动作连连。继“轻松筹”挖来保险大将、更名轻松集团后,水滴互助刚刚完成了对一家保险公估公司的认购,收入一张保险公估牌照。

记者注意到,该公估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沈洪武已卸任,接任的正是水滴互助、水滴筹创始人沈鹏。

水滴此举意欲何为?对此,水滴相关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其公司创始人已作出回应,以其回复为准。

记者注意到,沈鹏在社交媒体回应称,“水滴公司有个小愿景是打造中国健康险产业的科技中台,我们正在努力携手更多保险公司一起保障亿万家庭,并在此基础上给更多保险公司输出业务上下游的基础服务能力。”言语中不掩向保险领域迈进的意图。

天眼查信息显示,9月18日,重庆合诚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下称“合诚公估”)发生工商变更,原先的8名自然人退出,水滴互助的运营主体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纵情向前”)为新增股东,持股99.98%,一举成为绝对控股地位大股东,同时其余两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持股0.01%。

公开资料显示,合诚公估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2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在全国区域内(港、澳、台除外)保险标的承保前和承保后的检验、估价及风险评估等。业务范围包括:保险标的承保前的检验、估价及风险评估;对保险标的出险后的查勘、检验、估损理算及出险保险标的残值处理;风险管理咨询,经中国保监会批准的其他业务。

深圳一家保险中介机构创始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认购一家保险公估机构,一是因为互助平台自身的需求与公估机构业务契合;二是有借此接入更多保险公司的打算,输出服务,也是互助平台与保险业接洽的服务端口之一。

早在2016年9月,水滴互助通过全资认购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拿下一张保险中介牌照,开展水滴保险商城业务。

水滴上线保险商城后,随即推出首款产品“安联臻爱百万医疗险”。从网络互助建造场景,再从场景切入保险领域,似乎成了大家共同的选择。

刚刚度过5周年并更名的轻松集团,此前在拿下保险中介牌照后就上线“轻松保”,成为五大业务板块之一。此次发布会上,轻松保还联合华泰保险推出了“药神1号”,针对抗癌用户所需靶向药物提供。

在大型保险公司都在努力寻找“高净值客户”时,水滴、轻松这样的新互联网平台看中的则是下沉市场人群,主要是三四线以下城市及乡镇居民。

下沉市场的人群形成巨大的增量市场,正源源不断吸引商业保险的注意——这些人群生活压力相对较小,可支配收入较多,对健康保障的需求欲望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都已超过一二线较高收入人群。

广阔的市场对嗅觉灵敏的互联网人来说,是不小的诱惑。从2018年底开始,流量巨头们陆续入场。

2018年10月,蚂蚁金服旗下相互宝上线;2018年11月,互保上线,但仅一天就下架了该业务;2018年12月,滴滴上线了“点滴互助”;今年5月,苏宁上线“宁互保”;6月,“360互助”上线;7月,美团互助上线。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8900万人加入相互宝。近期,相互宝对外表示预测2019年人均分摊金额为30元。

而水滴筹的数据显示,2018年6000万会员平均每人每月的花费约为3元。根据水滴筹预测,2019年平均每人每月分摊金额会减少,以癌症为例,每人平均每天不到1毛钱。

相互宝方面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根据大数法则,人群基数越大,其重疾发生率越趋于稳定。根据人群重疾发生率推算,相互宝后续的救助人数还会增加,分摊金额也会变高,未来每年分摊金额在一两百元是一个科学区间。

互助机制对于加入者的资本要求十分低,“性价比”超过商业保险,但巨大的人流与简单粗暴的运行方式引来了不少质疑。强化外部监督,提高“网络互助”运行透明度,也是一个亟待破解的难题。

此外,目前的网络互助平台还未找到切实的变现途径,网络互助模式本身并不容易盈利。

一位中型互助平台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达了对互助平台的几点担忧:一是保持用户的信任;二是监管的认可;三是互助平台的竞争白热化、产品同质化;四是自身平台如何盈利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