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健康 > » 正文

梅琳达・盖茨:做一个平等的“妻子”伙伴

  据每日邮报日前报道,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妻子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在她最近发表的自传中讲述了自己作为世界首富的妻子是如何在职业女性与母亲这两个身份中艰难抉择的。下面是对梅琳达自述的部分转引:

  1995年,在我和比尔结婚近两年后,我们正准备动身去中国,我却发现我怀孕了。此次的中国之行意义重大。一方面,比尔平时很少能有时间从微软抽身,另一方面,当时还有另外一些夫妇准备与我们同行。我不想搞砸这次旅行,所以准备等从中国回来之后再告诉比尔我怀孕的事。

  在思考大概一天半之后,我决定暂时保守这个秘密,但一转眼我又意识到:“不,我必须告诉他,不然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而更基本的一个原因是,这也是他的宝贝。”

  第二天早上上班前,当比尔坐下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对这个孩子的到来感到非常激动,然后他质问我:“你居然打算不告诉我?你在开玩笑吗?”

  在从中国回程途中,我告诉比尔生下孩子之后我不打算继续工作。当时,他惊呆了,我解释道:“我们很幸运,因为抚养这个孩子完全不需要依靠我那一份收入,所以现在我们要考虑的事情就是如何养家。我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你在工作上也不会掉档,因为在工作与家庭中寻求一个平衡真的非常困难。”

  我希望通过这样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告诉大家,当我第一次面对“职业女性”和“母亲”这两个身份的艰难抉择时,我也经历了一个成长的过程。当时我决定的养家模式――“男主外,女主内”,其实也不是一个非常神志清醒的选择。

  坦率地说,我觉得如果女人留在家里是一个很棒的选择,但这个选择不应该是一个别无他法的无奈之举。我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做出这个决定。

  所以挣钱养家的重担就落在了比尔的肩上。我在微软的经历是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1975年,比尔创立了这家公司,而我在1987年加入微软,是当时唯一一名女性工商管理硕士。不久之后,我们在一次公司活动中相遇。

  当时,我正代表公司出差去纽约,我的室友让我去参加一个我压根儿不知道的晚会。我去晚了,当时只剩下两个并排的空座位,我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几分钟后,比尔到了,坐在了另一个座位。

  整个晚饭,我们一直在聊天,我感觉到他兴致很高。随后的几天,我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直到某个周六,我们在公司停车场相遇。

  他主动跟我讲话,并且随后的两个周五他都有约我出去。我笑着对他说,“这对我来说可不够主动哦,直接跟我说‘我们约会吧’”,然后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他。两个小时后,他从家里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当天晚上出去。“这样够主动了吗?”他问道。

  后来,我们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都喜欢谜题,都不甘人后,所以我们会玩猜谜和一些数学游戏。我猜,就是在我在数学游戏中或者在玩Clue(一种需要推测谁在哪个房间用什么武器杀了人的棋盘游戏)第一次打败他的时候,他就被我迷住了。后来,他又催我去读他最喜欢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本书我已经读过两次了。

  他在浪漫上也不输给人家分毫。当我们订婚时,有人问比尔:“梅琳达让你感觉怎么样?”他回答是:“她让我感觉我要结婚了。”

  可后来,在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珍妮弗出生之后,我在婚姻中感到非常孤单因为比尔总是太忙了。当时我就想,也许他只是理论上想孩子。现在回想起来,当年那个“职业女性”还是“全职妈妈”的问题,我的回答应该是,“职业女性”排第一,“全职妈妈”排第二,最次的是二者兼得――先做“全职妈妈”再返回职场。

  我是很幸运的,因为养家并不需要依靠我的收入,所以我有机会同时体验这两种身份;但也使得我在早期并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二者谁更重要。

  我在微软和比尔共事了近十年才怀孕,这并非偶然。珍妮弗三岁时,罗利出生;罗利三岁时,小女儿菲比出生,这也不是偶然。这都是我和比尔计划之中的事情,当然也不排除走运的成分在里面,我好像有那种想怀孕就怀孕,想不怀就不怀的能力。

  我去过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的地方,感受到那里的女性遭遇的不公正。他们不仅要努力赚钱,还要做更多的无偿工作。无偿工作是什么意思?就是家务,例如儿童保育或其他看护、烹饪、打扫、购物等。平均而言,女性在无偿工作上花费的时间是男性的两倍多,大概比男性多七年,而这种差距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普遍存在。对于那些花费所有时间从事无偿工作的女性来说,一天的琐事会杀死一生的梦想。

  虽然我已经足够幸运,在养育孩子和管理家务方面一直都有人为我提供良好的帮助,但实话说,我也受困于一些无偿工作,以及其所带来的不平衡。

  养育孩子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送他们上学、看医生、锻炼身体和上戏剧课、监督家庭作业、分享食物、在生日、婚礼和毕业典礼上让家人与朋友保持联系。疲惫不堪的我有时候会来到比尔身边,大喊“救命!”比如,珍妮弗在2001年秋天开始上幼儿园,学校距离学校开车40分钟,我每天都要往返两次。当我向比尔抱怨我花了太多时间在开车上,他便主动承担起每周开车两次接送孩子的任务。

  大约三个星期之后,我发现许多爸爸们也加入到了接送孩子的队伍之中。然后一个妈妈告诉我,她们看见比尔接送孩子之后就回去告诉自己的丈夫,“比尔・盖茨都接送孩子上学,你也可以。”

  而几年后,我又意识到我是晚饭后在厨房待到最后的那一个,为家里五个人收拾残局。当时,我就有点愤愤不平,然后说:“妈妈不离开厨房,大家一个也不许离开厨房”。当妈妈不代表我就应该辛苦地打扫,而其他人只是袖手旁观。比尔对此表示支持。

  结婚生子之后,我不再是计算机业务主管。我只是一个住在比尔婚前就建造起的大房子里,照顾着小孩,等待着常年出差在外丈夫的家庭妇女。我有时候回想别人是怎么看待我的,因为我住的房子并不是我自己的。我追求的是一种长期的平等伙伴关系。

  我和比尔已经结婚20年了,比尔经常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合作伙伴随处可见。这没错,但他还没有一个平等的“妻子”伙伴,这也是我正在学习和努力的方向。 (中国网编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