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健康 > » 正文

人生不如意 想靠婚姻逆袭太难

讲述人: 姓名:沈荷

性别:女 年龄:32岁

他离婚了

可我不想嫁

五一的时候,男友周平详来找我,他说他办好离婚了,还拿离婚证给我看。我说:“然后呢?我说过我不想给你女儿当后妈的。”他说:“我知道,只是想告诉你一下。”我说:“对不起,但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以后也别联系了吧。我怕你妈妈打上门。”他说:“是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还没有生气,他赶快补一句:“我说的是我自己,你别多心。”他姿态放得如此低,我也有点心疼,赶快说:“我也有错,哪里能都怪你。怪只怪都这么多年了,我们两个一点长进都没有……”他说:“我的人生就这样了,把女儿养大看她出嫁,给我妈养老送终。你还好,你还有希望的。”听他这么说,我的心情更低落了。

我总觉得到了这一步,人生的可能性似乎不多了。我一直想离开嘈杂的生活环境,可是蹦Q了这么久,好像还是在原点。

从小我生活在武汉的老城区,什么都便利,可是房子实在很小。两间黑屋子,厨房和厕所公用的。到了我上初中,父母和邻居商量着改造房子,才勉强有了自家的卫生间。即使拆迁,因为面积太小也换不到很像样的房子。总之我们那一个片区的女孩,从小就立志搬进亮堂的楼房,住环境好的小区。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身边有不少邻家姐姐就实现了这个目标,我觉得一切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遭到初恋妈妈的

嫌弃

上中学时谈过几次小儿科似的恋爱,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周平详是我的初恋。那时我不到20岁,在电脑城里面上班。去过电脑城的人就知道那里环境有多差了。不见天日,嘈杂,空气质量极其糟糕,工作时间还挺长。一向身体好的我,莫名其妙在冬天开始咳嗽,很长时间都没好。

有一天我上班,有一个男人在店里晃了好久什么都没买。我正准备问他,他突然递给我一瓶黑乎乎的东西,说是治咳嗽的中药。我一愣,我认识他?陌生人给我的东西还是药,我敢随便喝?同事笑,说我脸盲,说人家在我们这里进货很久了,我还不认识。哦,那为什么给我药?我瞬间就明白了,想追我呗。

当时周平详自己开了一个小店,生意不温不火的。我下了班就去他店里,继续帮他看店。他爸是老国企工人,身体不好,他妈是护士比较能挣钱,所以在家说一不二。

很不幸,他妈妈不喜欢我。我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他说:“我妈想我也找个护士,总之是有点傍身技艺的人。”

那时年轻呀,觉得有情饮水饱,周平详爱我,护着我就行,现在想起来,真是傻得可爱。

嫁到国外

却超级孤单

我和周平详交往三年,两家人都没有正式见过面。我们觉得结婚还早,我爸妈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催着我,我只好去催周平详。他百般推脱,造成我和我的家人很灰心。

我们分手的那年春天,我咳嗽得尤其凶。一整个冬天都没有好过,到了春天过敏季,更是情况糟糕。医生说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离开现在的工作环境才能治本。于是我辞职了。在找工作的时候,周平详向我提出了分手。他说是他妈逼他的,他也觉得自己承担不起我的未来。

不痛苦是假的,可我还是假装坚强和他说了“bye”。那之后,找工作一直不顺利,确实如周平详妈妈说的,没有一技傍身的日子难过。我想着去读一个什么课程,可我父母不支持,他们觉得不如认真找人嫁掉算了。

没有想过我能嫁去国外。前夫是在国外工作的蓝领工人,当时已经30多岁了,回武汉找老婆带出去的那种。很快他就相中我,不到三个月,我就到了蓝天白云的异国他乡。

咳嗽倒是再也不犯了,可是强烈的孤单感袭来。华人圈子不大不小,可大部人都好像看不起蓝领。其实前夫的收入真不算低,工作时受人尊重。但是中国人嘛,自古就看不起出体力的,所以连带我也被看不起。

磕磕绊绊去学语言,又去当代购什么的。可是本钱少,在国内人脉不够广,再加上电子商务这些不熟悉,做了一段时间就发现根本赚不到钱还赔时间赔力气。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应该是有点抑郁的倾向了。前夫一回家,我就找各种理由和他吵架,仅有的一点家务也不乐意做。这样熬了两年多,终于我父母说:“实在坚持不下去就回来吧,家里总有一个地方给你住的。”

覆水重收

感觉很糟糕

离婚后,我带着前夫给的一点赔偿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武汉。爸妈已经搬进了三环边一处还建房里。小两房,补了一些钱,耗尽了他们所有的积蓄。虽然我的房间只有六个多平方米,但我还是挺开心的。

手里的钱,如果省一点,够几年的生活费。所以我也不急,报名了驾校,又去学美容和化妆。重遇周平详是去年春节后,街头偶遇,他带着一个小女孩叫我。他约我去旁边快餐店坐坐,我犹豫几秒答应了。我出国后他就结婚了,迅速有了孩子。老婆是他妈看中的,可真生活在一起,两个女人各种不和。他终于意识到婆媳是天敌,可是经济能力又不足以带妻儿搬出去住。小生意不好做,他爸过世后,他被照顾着进了那家国企,工资虽然不算高但总算稳定。

周平详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悔意,这让我也恍惚:“当初轻易放弃,是不是真的错了。”也许是生活依旧无聊,我和他开始频繁联系,甚至超过了热恋的时候。他和我视频时间有限,但微信几乎随时保持着互动。

有一阵子我妈生病住院,周平详甚至经常抽空去看她,人家都以为他是我妈的女婿。父母劝我不要去浑水,可陷入爱情的我听不进去。

偷情这事,纸包不住火。今年年后,周平详老婆终于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了我们的过往。更让人震惊的是,她和我说,她早不耐烦在这个家过了。我的出现,让她有了离婚的充足理由。周平详老婆的话也让我清醒了。

我到底是在干什么?以前吃过他妈的亏难道没有吃够,现在还要去给他女儿当继母吗?既然这样,有必要在一起吗?我还年轻,有必要去浑水?

思考再三,我和周平详提了分手。他起初有点惊讶,觉得不能接受。我说:“你就当我做错了呗。你妈妈那样的,我以前都处不来,现在还加上你女儿,我真心没这个本事。”一提他妈强大的战斗力,就比什么都有说服力了吧。我们就这么淡了联系,虽然失落,但却是必须的。

李青说情

一叶障目 不见森林

我有个朋友曾经开玩笑说,她老公“人尽可夫”,意思是,她老公那个人性格温厚,和谁都处得来,他给哪个女人当丈夫,都会是一个好丈夫。这话确实有一定道理,结婚久了,我们会发现,并没有什么非君不嫁的事情,差不多能匹配上的男女,只要双方想要好好过日子,都能把婚姻生活过下去。

人生不如意,未必就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另一半,有可能是你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有什么需要修正的地方,那么也就没必要死抱着一棵树,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如果两个人之间问题太多,障碍太大,就换一棵树试试。哪有那么多刻骨铭心的爱情呢?如果真的有,你们也不会蹉跎到现在,早就冲破一切阻拦在一起了。

上一篇


下一篇